远方的同桌,你好吗?

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高三,对高三的生活也许到现在还不能忘怀,那么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

自己慢慢品味吧!

上了大学,才知道座位是自由的,没有固定的。看着身旁的同学一天一个新面孔,时不时想起高三的同桌来。
 
我与同桌相识在即将离别校园的高三,本来可以早点认识的,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而错过了。同桌是级里传说中的“酷美人”。我对此实在有所怀疑。
 
记得补课第一天,我一个人座在第三排。分班——把我与以前最好的朋友通通分隔开了。我很恨老师为什么把我放进所谓的重点班,我本人根本就不想进——我可不是奋发图强的那种料也不是所谓的好学生。我只想去普通班,过着普通生应有的生活,不想有太多的补课不想过早的到校读那些无聊的书还有不想晚修过晚的回家。所以当领导宣布我在重点班时我很震惊心情难以平静下来。
 
开完会我向级长说我要去2班,级长不肯说什么我们这个班是经过无数次的开会千挑万选出来的,将是学校考大学最有希望的班级,不能与其他班相比,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学生的成绩。无论我怎样说怎样劝她都不肯。
 
最后,我抱着无望的态度进入所谓的重点中的重点。
 
同桌的到来没有给我带来更多的欢乐。她很静很静,不太爱喜欢闲聊,她几乎把下课的时间用来做习题,我真的服了她——好象机器人一样机械的做题,带来的结果是她的资料远远不够用常常去书店买。学校发的资料她没几天就全部搞定,满满的填满一整册。与我的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的空白一片,老师要检查我才胡乱抄上去更别提我会自己做了。所以我常常说我的书新的可以照原价卖了。事实上也是。考完试拿去卖充分的证明了这点。高三的学生都好奇的问我的书如何保存的怎么新,我都不好意思回答。
 
同桌上课很认真而且记的笔记很详细很具体,密密麻麻的写满一整页。我的则空白一片,更多的时候我是睁着眼睛在睡觉在发呆在梦游,老师也懒的理我。每当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时都是同桌提醒我小小声的告诉我答案。我的眼睛只好斜视她的书本上的答案。马马乎乎的再过去。
 
同桌的模拟考一次一次的进步,呈直线上升。我的呢——很好,保持一条直线,各科相互抵消:语文高分,数学必然吃鸭蛋;英语上升,历史必然下降。所以想死也难想生也不易。
 
我读的专业属于理工学院,最重要的是有数学。同桌在远方已经为我祈祷考试能及格就万万岁了。她为我打抱不平了:理科白痴学理科,世界有点颠倒了。我想也是。高中我的数学从来没有及格过,五十分很难得见一次,四十分也很少见,三十分偶尔有几次,一二十分到是家常便饭。真不明白老师会把我挑入这个班,他们一定瞎了眼。
 
每当数学老师高声的在讲台上从高分往低分的念分数时,我觉得我好象犯人被批判,别人的分数我没听清楚,自己的到是句句渗入耳朵:xx十八!真的无地自容。久而久之,脸皮越来越厚直到对分数没了感觉,多少分都没所谓。无论老师再三的讲数学很重要很重要,我都没放在心上。我的数学是班上的前几名,只不过从后面数来。
 
寒假,同学们都把书本搬回家去自习,我觉得搬不搬都没什么,假期只有关键的几天,不搬又不好意思,越显得自己懒。搬又麻烦,最重要的是自己根本就不会去看。左右为难,同桌再三的劝我一定要带回去做。我一听仅仅的几天假来做题心已经冷了冻结了血不会循环了。那个该死的班主任来检查柜桶,不搬也得搬。临走前还发了一叠可以砸死人的资料试卷,说什么回来时交,还叫语文英语老师布置了几篇作文。太可恶了。
 
我整个寒假过的很快乐。那些东东我根本没碰过。放在一边凉快去。我也希望老师为此把我踢出去。可是那个该死的班主任只是抽查几个他看的顺或看不顺的学生而已。
我依然象高一高二那样快乐的活着,自己去寻找自由快乐。
 
同桌确实是个好学生。不但全部做完而且新填了好几套习题,看的我心很凉。如此痛苦的挣扎,杀了我也不干。
 
差不多毕业的时候与同桌很熟了,几乎什么都讲。同桌也渐渐的懂得劳役结合了,到没什么做题了。她常常叫我背课文,我一听只好放弃,我的记忆力不是这样用的。我很羡慕我的记忆力为什么这样好。我说除高考的一切皆适用。
 
同桌对分数看的很重很重,每次考试都很紧张。考前考后我不敢与她讲话,考的好也不行考的差也不行,不知道她的要求是什么。她很佩服我无所谓的态度。那不是考试用不着那么紧张,我是这样安慰她。所有的一切只是过眼云烟而已。没什么好留念的。
分数不是什么。
 
空闲的时候,我会与同桌出去散步,讲讲心里话。然后在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中度过。

直到高考前夕。
同桌确实开朗了许多许多。
或许我们有缘吧。
我对这个班没什么意见了,也不想着离开了。
谢谢阴差阳错,感谢缘分让我认识了这位表面冷酷内心如火的同桌。
 
同桌去了远方读书。现在冬天来了,祝福她一切平安快乐。
 
你的同桌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