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的蛆虫

写这点东西的时候,我心里很沉重。希望你快乐,希望你有更美的回忆……

都说大学是人生最绚烂的几年。

听别人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总会犯嘀咕,或许绚烂,却不是对我而言。至今我依然诅咒那飘飘荡荡的年代。

不去想人性本善或是恶。大学前我是个很能让许多其他同龄人羡慕的学生。优异的成绩,温暖的家庭,两肋插刀的众“狐朋狗友”,还有美的爱情。未上大学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是上帝的宠儿,直到拿到大学录取通知那一刻我还那么以为。

那时的天很蓝。轻易的应付着学业,忙里偷闲踢球,和朋友聚会,或是领着女朋友在学校后山聊聊天。还记得高考前的几个月几乎每天晚上在自习过后家里玩电脑游戏到凌晨三点,以至于高考的前一天晚上脑海里出现即将面临的考场布满了红警98战舰。转

课堂上津津有味的听讲,闲着便做做那堆了满满课桌的习题、试卷。课间却经常是几个班的兄弟追来打去最后扫帚拖把相见。女生说我们是“返老还童”,是一群永远长不大的男孩子。其实也经常做些坏事,趁着课间操大队人马去宿舍吸烟,放假关了一屋子“狼”搜索黄色站点……(恕不多说,否则他们会让忘我的明天没有太阳的温暖。)

不只那样算不算活的精彩,但自己觉得很开心、活的很充实。

送走那年,来到遥远陌生的城市念着依旧让许多人眼红的重点。我却再也没有开心过,尽管脸上时刻带着笑颜。

估计是高考前太多的补脑液喝的太多,以至于轻中级弱智。

当我真正意识到大学真的不适合我或者说我不如多读几年高三然后找份工作的时候,我毕业了。那一刻已经不再急着去想美好的未来,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我只想长出翅膀来直冲云殿——不管是变苍蝇还是天使。

为了这个解脱,我等了四年。

大学的四年……

对我而言,真的像是在度假,一个漫长没有真正开心的假期。

大学的课程并不简单,但要通过考试并不困难。于是我这样的人便什么也学不会。刚进学校师兄就有经验之谈:“考完试如果感觉不好,你就别心疼钱……”

我觉得自己并非一个消极堕落的无所是处不学无术的人。可大学课程我从来没有专心听过几节课,逃课率绝对不低于60%。要说什么课都没有听那是夸张,记得大三的时候有一门课我就从来没有逃过。那门课是一个很年轻的老师上,他精彩的讲课连我都能吸引,我觉得就凭这个学校也该给他一个什么奖励。即使有许多很想学的东西学校不开课自己还可以学的很好,一开课我便憎恶不已,恨不得学某兄弟将书撕了拿去做烧烤的引火料。

即便考的不好,我也只能让师兄们失望。我的确不懂那些。老妈说这是遗传,和我爸一样泥古不化注定 一辈子没什么能耐。所以我挂了一科,重修费交了一个月的生活费。结果好象倒是一样,也就是用钱买到了及格。只是不甘,花另外父母多年的积储却什么也没有做。终于想通了许多人出国读大学,可能是因为别的国家大学免费而我们寒暑假能不能买半价票都还是被铁道部研究了再研究。

喜欢陈奕迅的朋友一定听过《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这首歌。

“为何要有周末,强迫我没事做

时间一旦变多就会有空想起寂寞……”

当时听着只觉得是深入我心。大学里总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假期。上课的时间还好,大家都上课,我一个人可以听课、可以在宿舍睡觉、可以上街遛遛圈、去网吧泡泡都觉得无所谓。可放假心情就不一样,这是假期啊(虽然都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该怎么过呢?结果常常是一整天在感叹与无助中无聊的过去。

我不是想推卸责任。如果只我一人如此我会很心安也就不会麻烦写这么多字,但是真的有许多人过着和我一样或是更加“……”(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日子。闯上堆满了古今中外言情武打,抽屉里全是盗版游戏光盘,整天网吧温度39,自修教室空的可以当舞台……

更可恶的是那次次的过考试。我并没有觉得那些有什么现实意义,可明白过不了就没有学位证明就没有好的工作、“美好”的前途。大家都焦头烂额因为找不到学习方法而发呆感叹,时间同时就刷刷的过去。

谁错了?

我只是庆幸,终于完了。过完了蛆虫般的日子,也不管究竟变成了天使还是苍蝇,反正有翅膀,可以飞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