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灰姑娘

听说女孩子都是有“浪漫情结”的,我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者,难怪好友会用一种怪怪的语调问我:

“你到底是不是个女生啊?”

“当然不是了!嘿嘿。”我猛的扑到她身上邪恶的说。

“非礼啊!”她大叫,换来一室的欢笑。

向来不屑于谈论灰姑娘,觉得那故事浪漫的毫无道理。可现在却奉命执导舞台剧《现代灰姑娘》,真是可悲!可是君命难违啊,于是,硬着头皮,我披挂上阵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瞬即逝,明天就要正式排练了,可那个倒霉的王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对脑中的信息进行快速搜索,一个个人影闪过,滑稽的像演皮影戏,可是却该死的一无所获。一气之下跑去上网,“说不定舒解一下郁闷的心情就会有突发的灵感呢。”我边安慰自己边找到一个叫“阳光”的人侃了起来。很自然的,我们谈到了我的烦恼,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平凡的名字却有着一个不平凡的主人,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缕阳光射入我的心田。忽然,我灵光一闪,何不请他试试。接着,“你能帮我吗?”“我能试试吗?”两行字同时出现在屏幕上。于是,约好了见面的地点,我出发了。

初见他时,我想,我的表情肯定傻极了,因为我竟然呆住了。不要把我归入“花痴”一族哦,他并不是英俊的让我无法接受,而我之所以会呆住是因为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叫阳光。从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在寒冷的冬夜中想到温暖,想到太阳,但,他做到了。于是,顺理成章的,阳光成为了我的王子,不对,不对,是我剧中的王子。

演出结束了,很成功,在如雷的掌声中,我吐出一口长气,如释重负。忽然,一阵温暖从我的肩头传来,顺着那只手臂我看到了一张尚未卸妆的脸,失去了灯光的效果让它变的十分可笑,我不觉莞尔。

“周末是我生日,要不要参加我的生日舞会?”

“看心情喽。”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在他揪住我之前飞也似的逃离了他的“势力范围”。

睁开惺忪的睡眼,我赖在床上。今天是周末,阳光的邀请从我的脑中掠过。反正日子过的无聊,不如去凑个热闹。翻身下床,穿上我得意的红裙子,照照镜子,总觉得美中不足。对了,要红色的鞋子才好啊。千挑万选,中意的鞋子被我带回家。我想,今晚的舞会,我会美丽。

当我在最后时刻一身火红的进入会场时,阳光带着他阳光式的笑容迎向我。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他自信满满的说,语中还带着笑意。

“别臭美,我可是无聊至极才来给你捧场的。”我边说边“买一送一”的给了他一记“卫生眼”,而他好象并不介意。

舞会就要开始了,我坐在一旁轻啜着饮料,看着一室的美女,猜想谁会是那个陪阳光跳第一支舞的幸运女孩。

音乐响了起来,阳光“闪亮登场”,而我呢?我露出了二十年人生历程中的第二次痴人表情。如果说第一次见面时是被他阳光般的气息所震撼,那这一次又该作何解释呢?我甩甩头,不愿被这问题所困扰,然而,一种“不祥”的预感却笼罩了我的全身。果然,我看到前方五米左右,阳光正向我走来。

“信信,做我今晚舞会的女主人,好吗?”

不待我回答,身体便已被那声音的主人揽入怀中随他旋转起来。记忆中的阳光从不曾如此“霸道”,我的头嗡嗡直响,乱极了,像一台受病毒感染的电脑一样失去了运行的能力。一曲终了,我机械的任由他带回座位休息,直到他走远才感到脚上传来的阵阵疼痛。

几支曲子过后,阳光又来到我的身边,看见我微皱的眉头,不禁关心的询问。

“我不知道新鞋子会这么卡脚。”委屈的语气好象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阳光弯身抱起我走进偏厅,我想,当时我的脸肯定红透了。将我安置在舒服的沙发上之后,他脱下我的鞋子,看见了白袜上那殷殷的血迹,不禁皱了皱眉。上好药后,当他将鞋子穿回我脚上的刹那,一声低低的问询传入我的耳膜:

“信信,这是你为我而准备的红舞鞋吗?”

已经神游四方、安静半晌的我终于被他成功的拉回了现实,睁大眼睛,傻傻的看着那个笑的“不怀好意”却又一脸温柔的阳光男孩,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会有灰姑娘的故事,而且还发生在我的身上。

天啊,我已经预见自己悲哀的未来了,一定会被那些“狐朋狗友”笑死的。但正如阳光说的,我是个勇敢的女孩。所以,我不会放过这到手的爱情。

故事就是这样结束的,在那场舞会上,我找到了我的王子,是的,我一生的王子,而这一切是灰姑娘“惩罚”我不敬的魔咒吧,我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