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长提出的平抑房价三式

我思故我在

长沙市长张剑飞做客央视,谈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政府主导,撬动市场,间接助推市场回暖,然后在市场复苏的时候各了却其责,方法就是银根针对性松动,政府出资及用地,改造旧城区为主,先期通过底层百姓居住问题解决来让市场信心恢复。

其办法是政府收集底层居民的需求,包括大量的棚户区居民,根据总量由政府用土地向开发商置换现房,政府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给这些居民,政府与开发商评估出还建面积与货币补贴数字,再通过减免税费的形式,总之目的是让这些刚需能够快速进入货币化消费,记住是货币化消费,掏钱,至于这些钱是怎么来的,由谁来还消费者不用管,其本质是先救刚性需求,间接也救了开发商,再救市。

他说,光棚户区居民就有约一千万平的刚需,如果按照商品规则他们永远也住不上房,怎么办?目前市场内需没有旺盛,开发商出现资金断链,此举也可能危及国家金融安全,而保障性住房亦无法解决这些社会底层居民的居住问题。他进一步提出,目前的存贷款价差达到百分之三,如果国家跟银行商量降一个百分点,地方政府负担一个百分点,财政补贴再补一个百分点,可大大缓解消费者的压力。同时,政府通过货币化补助,让这些刚需产生实际购买行为,并通过此举还可稀释市场供求矛盾,让供求保持平衡。

张市长还说,消费者买得起以后,剩余的问题在于,开发商的资金问题,由于刚需释放以后腾出了土地,这些土地通过合约的形式及政府给予的政策支持,可以产权进行抵押贷款,当然这个应该是政府与金融机构互商并网开一面的做法,开发商存量现房卖出了,刚需实现了住有所居要求,旧城改造也可以开展了,通过新增项目的修正性销售与定位,满足市场真正需求,让供求更为吻合。接下来伺新房销售后还款,开发商也可以继续建设中低价位合作房。

市长的目标是:要通过首先启动的社会普遍的中低价格的刚性需求,通过首先实现这部分需求并且是货币化的,首先让存量空置房流动起来,再由政府主导大量援建以满足中低阶层为主的刚需房,由银行进行先期产权抵押融资,缓解开发商的资金压力,同时刚需的实现稀释了中高档住房的价格盲目波动,并可形成良性竞争,供求达到平衡状态,房价自然不会大涨大落。

访谈的几个有意义的思路归纳一下是:

1、降低购房者的负担主要从刚需即社会底层的居住需求入手;

2、降低购房者的负担应该着眼于政府银行开发商三方的同步,政府通过政策实施管制利率,开发商提供存量房,并进入改善型住房市场,银行放松银根,当然仅限于满足刚需的那种改善型消费与首次自住置业;

3、降低购房者的负担,必须重视转嫁机制的存在,也就是必须让开发商参与,政府宁可选择税贴或免税,关键是让刚需真正享受到优惠与降低负担的努力;

张市长一针见血地看到了这么一个问题,中高档住宅市场政府根本不用管,让其通过市场法则自然发展;政府救市,必须救开发商救底层刚需救经济,因此所有的松动,包括银根、地根、政策、补贴、开发程序与手续办理、规划与审批等,应该完全回转到中低价格,中小套型这方面来,但张市长不赞成经济适用房、廉租房、限价房并轨及主导中低消费的做法,商品化改造应该是市长的最有意义之见。

望三思,这位市长调查取证后说的这番话有一定的推广意义。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长沙市长提出的平抑房价三式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