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018楼市十年的“三次转折”

我思故我在

由于无波,所以2008的楼市只有三次转折。

第一次转折:姜伟新新政

2007年末姜伟新由发改委而建设部,低调履新。并实质性操盘对原建设部老部长汪光焘的政策进行了全面修理。应该说,稍懂中国房地产的人,不应忘记老部长全面为中国楼市的市场化,可谓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中国商品化楼市无到有,中国保障住房体系的从无到有,无法抹除老部长的功绩。

但老部长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无可厚非。

不幸的是,姜部长在还没有完全熟悉水性,或者还没有从发改委工作模式转换过来的时候,做出了两个迄今看来让楼市迅速入冬的举动:其一是全面高举保障住房大旗,本年度中国受保障住户新增数250万是以前的100万的多少倍,全国各城市必须在元月(2008)出台保障住房建设计划,多少完成了呢,现在保障住房中的主打产品经适房,次品限价房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其二是为两会提供了四类消费定型,投资性消费、投机性消费、自住性消费、保障性消费,以至2008两会定下冬天的调子“遏制投资性消费,打压投机性消费,促进自住性消费,保障政策性消费”。

现在看来,四大消费定型误导了多少消费者,还好,年末,知错就改的住建部及新部长官,迅速用改善型消费来取代了以前的四类消费。

第二次转折:降息周期

伴随无限加息,中国住房市场的投机与投资性消费基本被扑灭,市场空置量迅速回升,开发商举步维艰,潘石屹先生大喊“百日剧变”来了,王石先生高喊“拐点来了”,任志强先生沉默了。

如果从这个角度说,确实美国救了中国楼市,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中国必须正视自己的五千亿美元债权,中国出口下滑,工业品价格上涨,资源价格下跌,内需成为新的保增长突破口与重要支撑点,房地产业重新被认定为支柱产业并加上了“重要的”这个关键性定语。

中国进入了降息周期,也就是进入到投资、消费拉动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新时期。

但是,投资投机消失,股市低迷,短期看来,降息无效,一是口袋没钱,二是脸上写不住信心,三是心里对未来没有看好。降息依然无法促进楼市回暖,迹象都没有。

但是人们,所有的参与者,毕竟看到了春天的召唤,那就是接下来最重要的转折,可以视为楼市的遵义会议。

第三次转折:全面救市

暴利的神话破灭了,冬天笼罩着开发商,土地财政惯性显现了经济发展后劲不足,地方政府只好自谋生路,出手救市了,收购、减税、免行政费用、直接给予购房现金补贴、买新房或二手房送户口等等,地方政府使出浑身解数救市,一些城市楼市出现成交方面的回光返照,市场依然严峻。

解决难题依然靠中央,中央政府地召开了三中全会,解决了又一块肥田的利用问题,启动了农村市场;接着中央全面救市措施出台,直接给楼市打气、加压、输血;紧跟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楼市是内需的重要内容,要求做好民生保障工作与楼市持续发展;为了用好四万亿,为了方便地方及主管部门合理理解“积极财政政策与适度宽松货币政策”,在原国九条基础上,中央首次以国办形式出台了“金融促进经济”三十条意见。

紧跟着中房协不失时机将业内归纳的“给二套房贷松绑”“盘活存量”“放宽银根”向国务院贡献出来,让我们可以预期一切的一切都在促进春天的早日到来。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2008楼市的“三次转折”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