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士贾诩:你们的死活 与我何干

毒士 贾诩 因为煽动西凉兵为董卓报仇,攻陷长安,导致汉朝中央的合法性彻底丧失,统治秩序崩溃,各地诸侯再无顾忌的割据混战,可谓只言片语就造成天下大乱,大伙儿对他往往欣赏与畏惧兼具,貌似还是欣赏居多。

不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干呢?

是因为这个人生性凶险,好乱乐祸吗?这样解释似乎太简单化了。 是因为闹着玩吗?这么想估计是你在闹着玩。是因为想保命吗?确实跟保命有关,但远不止保命而已。

事实上,贾诩之所以不把东汉朝廷当回事,甚至有可能蓄意搞得天下大乱,背后有极深的背景,那就是凉州豪族与东汉政府恩怨情仇。

贾诩字文和,武威姑臧(今甘肃武威)人,据后世宗谱记载,本出于洛阳贾氏,至其父贾龚时以武官迁居凉州,成为凉州豪族。就算这个宗谱是后代给祖宗贴金不太可靠,但贾诩年纪轻轻就获举 孝廉 ,而且与凉州名流阎忠等多有交流,还是豪族的可能性较大。

凉州,大体上跟今天的甘肃省重合,又分为 陇右、河西 两个区块,陇右是今天甘肃省地图下面那一坨,河西则是上面的长条部分。陇右开发较早,春秋时代以前就是秦人的农牧据点,是华夏与西戎交战的前线,河西情况则比较特殊。

上为河西下为陇右

在汉代以前,河西是印欧人部族 月氏、乌孙 的角力场,月氏人曾经阵斩乌孙王难兜靡,独霸河西,但好景不长,很快就被匈奴 冒顿单于 、老上单于赶走,月氏王的头盖骨也成了匈奴单于的酒器,河西走廊成为匈奴辖地。

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大汉名将 霍去病 收复河西。为了割断祁连山南北的羌族与匈奴的联系,汉武帝将陇右、河西设置为凉州,大迁关东贫民、罪犯充实河西四郡,意图将凉州打造成汉朝坚实的桥头堡,进而经营西域。

凉州地域广大,境内自然条件差别较大,农耕、畜牧等多种经济并存。 不论是陇右还是河西, 凉州的汉人并不仅在狭小的绿洲和山间盆地里农耕,还在广大的草场上放牧,加上祁连山以南的羌族和大漠以北的匈奴的影响,以及当地本有众多胡族如小月氏与汉人杂居,使汉代的凉州人形成了勇武善战的传统。

而凉州豪族也发挥所长,主要以军功作为进身之阶,西汉名将 赵充国 、辛庆忌等都是凉州人,飞将军 李广 的活跃时间虽然在设置凉州之前,但其家乡陇西成纪也在凉州区域内。

两汉之际,河西五郡豪族推举在凉州根基深厚的关中豪族 窦融 为首,归顺 汉光武帝刘秀 ,率凉州兵及羌、小月氏等数万人,配合汉军,在平定陇右 隗嚣 的战斗中立下大功,地位进一步上升,在东汉政权中形成了西北功臣集团。

然而凉州豪族在地位上升的同时,也伴随着危机的加剧,因为青海一带的 羌人 趁新莽末年的混乱,已经侵入河西、陇右,与汉族的矛盾加剧,最终爆发了影响东汉国运的 汉羌战争 。

仍保留着古风的羌寨

而东汉王朝定都洛阳,实行关东本位政策,西都长安地位下降,长安的屏障凉州更加显得无足轻重。另外,关东豪族与西北豪族的长期竞争朝权,为了挖掘西北豪族的根基,以及避免因为平羌损耗关东的人力物力,在朝堂上屡次提出放弃凉州,将凉州人迁入内地州县的建议。

搬家是打击豪族势力的妙法,一大家子人搬迁,到了新地盘又要被当地豪族排挤,往往搞得家道中落,一蹶不振,秦与西汉前中期就一直实行 迁豪 政策,把关东豪族迁往关中,避免其过分壮大,直到 汉元帝 时才因为豪族在朝堂不可遏制的壮大而停止。

现在关东豪族的政策正是西汉迁豪的翻版,只不过主客反过来了而已。 西北豪族为了保卫乡土和基业,在沙场上浴血奋战的同时,还几次三番在朝堂上 与关东豪族勾心斗角,针锋相对 。

保凉与弃凉
早在东汉初年,面对西羌翻过长城, 侵入凉州,朝堂上的南阳勋贵集团就建议放弃凉州,虽是关中人却扎根于凉州的名将 马援 上书坚决反对。好在此时尚处于东汉王朝的上升期,汉光武帝令马援率兵平定羌乱。

汉安帝永初年间(107~113年),东汉国势转衰,随着羌乱愈演愈烈,出身关东豪族的朝臣庞参屡次建议放弃西域,被西州士大夫耻笑。庞参以国用不足为由,说动出身关东的大将军 邓骘 ( 邓禹 之孙)放弃凉州,仍被出身西北豪族的朝臣驳回。

永初五年(111年),先零羌自并州攻入河内,距首都洛阳仅一河之隔,东汉朝廷大震,决议放弃陇西、陕北诸郡,迁民入内地。凉州百姓安土重迁,不欲离乡,当地官吏就毁坏他们的农田、房屋,逼他们走人,导致大批百姓死于道路,几乎激起大规模民变,加上西北豪族强烈反对,不得不中止。

三国游戏和影视里的羌将

凉州名士 王符 对于关东豪族官僚鼠目寸光、以邻为壑的行径深恶痛绝,在其名著 《潜夫论》 中写道:

往者羌虏背叛,……周回千里,野无孑遗。寇钞祸害,昼夜不止。百姓灭没,日月焦尽,而 内郡 之士 不被殃者,咸云当且放纵,以待天时。用意若此,岂人心也哉!

中央不可靠,凉州人只能靠自己,驰骋疆场,保卫家园。东汉后期汉顺帝、汉桓帝时期,凉州豪族中同时出了三大名将,即 皇甫规 (字威明)、 张奂 (字然明)、 段颎 (字纪明),号称 凉州三明 ,在对羌战争中取得重大胜利,段颎甚至对羌人实行中国史上少有的种族灭绝政策,一时镇压了羌乱。

不过,随着东汉政治在腐败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汉灵帝时爆发了 黄巾起义 ,虽然很快被镇压下去,但是人心思乱,边疆不稳,凉州再度爆发羌乱,而且还有凉州汉人豪族参与。东汉政府派出善战的 皇甫嵩、 孙坚、董卓 ,依然无法平定。

出身关东的司徒崔烈再次建议放弃凉州,凉州豪族 傅燮 怒不可遏,当场痛斥:

斩司徒,天下乃安!

最终,在傅燮的推动下,东汉组织凉州残余的政府力量,由凉州刺史耿鄙统帅平叛。 耿鄙疑似关东巨鹿耿氏,任用奸吏荼毒凉州,出征途中,担任别驾从事的凉州豪族举兵哗变,杀死耿鄙。

傅燮以寡兵死守汉阳(在凉州,不是武汉),壮烈战死,东汉王朝对凉州的控制彻底失去。而这次他们的对手不再是 先零羌 或者 烧当羌 的野人酋长,而是凉州的汉人名士 韩遂 及其手下的汉羌联军。

凉州名士、叛军首领韩遂

至此,凉州心向中央的豪族基本死绝或者客死他乡,剩下的半因羌族胁迫,半对朝廷绝望,毅然决然的与叛羌合作,不但割据凉州,还进而率领他们攻击长安,与汉朝为敌。凉州豪族之所以与东汉政府决裂,里面有长期的积怨与复杂的原因。

两汉为了防止地方官与当地势力结合,形成割据,设计了任用外地人担任地方官的制度。但在其他地区,有时还会选文化差别不大的邻郡人为官,在凉州则为了防范武力强大的凉州豪族,有意使用关东地区的人当地方官。

这些人家业远在千里之外,面对羌族进逼,为了保自己安全,就建议放弃凉州,把居民内迁,施政时也往往贪残不顾后果。凉州豪族对他们恨之入骨,对他们背后的东汉政府也颇多不满。

东汉的选官制度对凉州也很不利,州郡按人口推举孝廉。凉州因为衰落和长期战乱,人口锐减,这条出路十分狭窄,只能靠军功出头,多在边境担任军职,加上关东豪族的有意排挤,凉州豪族在朝堂上的发言权越来越小,离心力自然越来越大。

另外,在长期的汉羌战争中,羌人投汉、汉人投羌的都大有人在,羌族汉化的同时,凉州的汉族也开始羌化,变得崇尚暴力、残忍嗜血, 董卓 就是其中典型,所谓的民族融合从来都是双向的。这样,他们更加跟关东的文化豪族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汉灵帝中平元年(184年),羌人趁东汉集中全力平定黄巾,再度起事。此次的羌人首领北攻伯玉汉化颇深,尊崇当地大姓豪族,劫凉州汉人名士边章、韩遂为首领。边章、韩遂本身也已羌化,索性入伙,率军攻打凉州和长安一带。

同年,凉州名将皇甫规之侄 皇甫嵩 平定黄巾之乱,建立盖世奇功,凉州豪族汉阳阎忠劝皇甫嵩兴兵造反,消灭东汉,建立凉州人的政权。但皇甫嵩是凉州少有的向文化士族转变的豪族,不从,阎忠逃走。

凉州三明的后继者皇甫嵩

中平四年(187年),韩遂率汉羌联军大举进攻陇右,凉州豪族汉阳王国起兵响应。凉州豪族又临阵哗变,斩杀凉州刺史耿鄙, 耿鄙的司马 马腾 、陇西太守李相如、酒泉太守黄衍等汉人实力派纷纷加入叛军。

这一幕大戏的尾声,就是出身凉州的政府军军官董卓入主朝堂,招安马腾、韩遂,摇身一变,自己取代韩遂,成了凉州人的代表,贾诩就是在此时担任了董卓的幕僚。不过,董卓羌胡化的野蛮作风不为关东那些文化发达的豪族所容,于是外有袁绍,内有王允,内外夹攻,取了他的狗命。

王允 继承了关东豪族对凉州人排挤、鄙视的一贯传统,对董卓党羽大搞清算,一代文豪蔡邕也因小过被弄死。王允又忌惮凉州的战斗力,命令董卓的军队就地解散。

当时政治气氛空前紧张,王允的做派使得民间传言朝廷要尽诛凉州人。就在董卓部将 李傕、郭汜 等人想要罢兵还乡的时候,贾诩跳出来鼓动他们进攻长安,也董卓报仇。这既是为了保命,也是为了报复关东豪族对凉州人长期的歧视和羞辱。

虽然攻破长安,杀了不少关东豪族泄愤,但贾诩毕竟是凉州数得着的人物,深知这些羌化严重的凉州将官不可辅。不过东汉以来的乡土社会又使他不得不跟这些人抱团,否则别的地方的人不会接受他。

于是贾诩一面坚决不对鼓动造反的事居功,推辞了李傕的封赏,消除影响,着意低调,跟他们保持距离,一面又努力维系着这个集团,尽量阻止李傕他们发疯干非理性的事情。

但是李傕、郭汜野惯了的货色,自相残杀,劫持皇帝,凌辱公卿,往疯狗的路上义无反顾的一路小跑了下去。眼见他们没救了,贾诩只好挑中这个集团里比较听话的小字辈 张绣 来抱团,并且施展从凉州战事中磨练出来的军事奇谋,让 曹操 吃了好几个大亏。

贾文和算无遗策

后来在官渡之战前弃袁投曹,除了贾诩对张绣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外,袁绍的政权关东豪族色彩比曹操浓厚得多也是一个原因,凉州人去了铁定没好果子吃。这一条对张绣也是一样的,所以贾诩这番决断其实很厚道,自己择主的同时,确实也是为张绣着想。

此后,贾诩在曹操平定 马超 、韩遂的战争中相当活跃,有意洗脱已经被妖魔化的凉州人的底色,除此之外又十分低调,最终在曹丕时担任了太尉这样非文化士族不能担任的高官。但也正因为他凉州人的出身和武力豪族的底色,使得这个任命被 孙权 笑话。

没错,贾诩通常是给人以谋士的形象,但谋士不一定是精研儒家经学的文化士族,也可以是读史书、兵法的事功家族。贾诩以奇谋见长,从未有过通经术的记载,明显是后一种。

曹魏一代,凉州也并不太平。夏侯渊平定陇右后,河西豪族黄氏、麹氏及月氏遗种卢水胡连连造反,有赖曹魏名臣 张既 能谋善战,河西方才收入曹魏囊中。

而贾诩虽然位居高官,其子孙并未像其他世家一样,趁势向文化士族转变,占据高位。武威贾氏 因为凉州尚武传统的影响,反而 形成了能谋善战的门风。

西晋末年, 五胡乱华 ,匈奴汉国大将 刘聪、刘曜 率军五万围攻首都洛阳, 贾诩曾孙 贾胤 夜袭刘聪,阵斩匈奴贵戚呼延翼,一度击溃刘聪。另一个曾孙 贾龛 则在凉州势力庞大,一度企图取代中风的凉州刺史 张轨 (即十六国中 前凉 的建立者),割据凉州。

不过最出彩的还是贾诩的第三个曾孙 贾疋 (yǎ),自幼就有勇有谋。其时,匈奴人的汉国已经攻破洛阳,进而遣刘曜等攻陷长安,贾疋与凉州豪族敦煌索氏、金城麹氏等合作,兴兵数万,大破刘曜,收复长安,拥立 晋愍帝 ,延续晋祚。可惜不久后在与凉州胡人的战斗中意外身亡,世人无不痛惜。

贾诩以及身后的武威贾氏,名将辈出,与凉州的一贯气质十分符合,同时,又作为凉州的代表人物参与到中央事务中,掀起了毁天灭地的巨大波澜。他们对于文化发达的中原,有向往,有挣扎,有坚持,有付出,可以视为关西与关东数百年纠葛一个缩影。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