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搭配的鼻祖何晏,与曹魏的败亡

何晏是东汉大将军何进的孙子。何进出身于屠户家庭,父亲一生杀猪,因为贿赂了宦官,让妹妹得以进宫;妹妹笼络了宦官,成为了皇后。何进就也变成了朝廷的大将军。

何进身居高位,虽然有机会帮助国家稳定时局,但却没能把握住。他曾经打算一举除掉皇宫里最有权势的宦官,却不小心败露了计谋,反而被宦官所杀。史书说他权力有余,智慧不足。

何晏:何郎傅粉
何郎傅粉

俗话说:来的容易去得快。宦官成就了何太后与何进的富足与权力,最终一切也因宦官而结束。何进与宦官的政治斗争,两败俱伤,反而让军阀董卓坐收渔人之利,手握重兵进京,成为了新的强权。他立刘协为汉献帝,废了汉少帝与何太后,何家因而遭到灭顶之灾,连太后的老母亲也未能幸免于难。此时,风雨飘摇的东汉朝廷,也走到了灭亡的边缘。

幸运的是,何进的孙子何晏和他的母亲尹氏竟然在这场变故中幸存下来。后来,尹氏改嫁权臣曹操,小何晏在曹操府上长大,有了许多读书学习的机会。

何晏天资聪颖,能言善辩,加上相貌生得很白净,深得曹操喜爱。不久,东汉灭亡,曹魏兴起。长大成人的何晏因为辩才,还成为当时玄学的代表人物。[i]曹操又将女儿金乡公主许配给他,这样一来,他的声名就更高了。

然而,让何晏留名后世的,不是他的口才与学问,而是他的相貌与浮华。他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人称“傅粉何郎”,这个别号也成为日后美男子的代称。历史上说他“行步顾影”、“粉白不去手”,就是说他不仅涂脂抹粉,还在走路的时候,时不时欣赏一下自己的身影。用现在的话说,他很自恋。

何晏为什么注重仪态呢?因为他有一个爱好——喜欢将自己打扮成标致的女子。古人云:“欲不可纵,傲不可长。”何晏贵为尚书,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标准的白富帅,他这种轻浮的生活态度影响很广。当时的社会风气普遍轻视伦理道德,越来越多读书人崇尚谈玄说妙,不务实干,以致于清谈误国。

老百姓看到那些高谈阔论、浮华傲慢的读书人,做人做事都不值得称道,所以也纷纷厌弃了传统,追求现世利益。

然而,何晏在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所言所行流弊深远,只是一味沉浸在欲望的深渊,不能自拔,这让夫人金乡公主非常发愁。公主已经感到,如此下去,迟早会大祸临头,就问母亲该如何是好,虽然母亲也是无可奈何,但是公主贤明的名声,就传播出去了。

其实,何晏本人也很不安。他写诗说:“鸿鹄比翼游,群飞戏太清。常恐夭网罗,忧祸一旦并。”[ii]意思是说鸿鹄鸟儿虽然看上去过得逍遥自在,可是却常常害怕遭遇祸患,堕入罗网。

何晏可谓一语成谶。诗成不久,他就被司马懿以谋反为借口杀掉了。接着,官府又去追杀他的儿子。司马懿听说金乡公主贤明,最后便决定放过了何晏的儿子。历史上多有母亲因为贤德而保住子女,金乡公主也是其中之一。

曹操狭天子以令诸侯,以权臣篡夺了王权;不久,曹氏又将天下拱手让予权臣家族司马氏;历史的因果往复,让人唏嘘感叹!《大学》有言:“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 ,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从曹魏的历史来看,有德行,自然得到人民支持,人心所向,国家便得以建立,各项建设都能够进行,社会财富由此增长。这大概就是今天所追求的可持续发展。

反之,如果放纵欲望,国破家亡的命运,就难以避免了。何晏之所以能够身居高位,还是曹魏重视才能、而不考虑德行的政策造成的。可是,一旦有了财富地位,如果不能为民造福,反而变成放纵欲望的本钱,那离败亡也就不远了。即便是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内心深处也会常常感到不安。这种不安,一方面体现了本性本善,也就是说:每当言行违背伦理道德的时候,都会变得心浮气躁,仿佛在提醒我们回头是岸;另一方面,它也体现出个人与社会本是一体。个人的言行不当,会带坏社会风气,反之,社会风气败坏,也会影响到个人。这是我国三千多年来,每个朝代都讲求以德为政的原因所在。

何晏的故事还提醒我们,男女关系严谨、互敬互爱,是个人幸福、社会和谐的基础。现代社会重视着装,讲究款式,遗憾的是,有些流行式样,因为太过暴露,不知不觉间,男女关系不再像过去那样严谨、守礼了。这不但给下一代带来很不好的影响,更衍生出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

此外,由于流行变化越来越快,人们常常添置新衣,造成浪费。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每年有超过75亿件废弃的完整衣物,带来巨大的环境污染[iii]。西方研究指出:“将衣服寿命从1年延长到2年就可以让温室气体排放量在一年内减少24%。”[iv]《弟子规》中谈着装:“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意思是说,着装贵在整洁,不在华贵、时尚,只要样式得体,合乎自己的身份就好。

回顾曹魏时代,虚荣与浮华的社会风气掀开了长达三百多年的乱世,人民生活在天灾人祸之中,苦不堪言——这些都是历史上的前车之鉴。五千年的国史,让我们对传统充满信心;祖宗的真实智慧,能为全人类创造安定祥和的美好未来。

参考资料:

[i]《文心雕龙》,卷四,<论说>。

有关何晏的生平,见陈寿撰,《三国志》,<魏书九>,“曹爽传”。

[ii]王国璎撰,《中国文学史新讲(上、下)》,(修订版(二版),台北:联经出版社,2014年)页326.

[iii]资料来源:互联网《女性衣柜大调查》

[iv] Wall Street Journal (2016), Global Recycling Network – Deluge ofsecondhand clothes from rich countries is processed, resold in the developingworld, June 26, 2016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