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玄学的鼻祖:何晏的形象

原创 贾俊花

思想上的成就。

何晏在当时那种压抑的时代里,经常与夏侯玄、王弼等人谈论玄学。

什么是玄学,玄就是玄之又玄的玄。玄就是深远,玄远。是浮虚、玄虚、玄远。主要讨论三本书《老子》《庄子》《周易》。

谈玄,也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形成个沙龙,远离具体俗物、具体事物来讨论天地万物为什么存在,存在的根据是什么,你说世界本来是无的,从无到有的,他说本来是有的,是从有到无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谈的口渴了,再喝点酒啊咖啡什么的。因为谈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不涉及官场政治,不会招来杀身之祸。再加上一般人听不懂,这个圈子俗人进不来,形成好像谈论玄学要高人一等的样子,这就在当时的士人们中间引领了风尚,一时清谈成为风气,所以说何晏是魏晋玄学的创始人之一。

何晏在玄学上主要是对老庄的著作进行了阐述。

何晏建立起以无为本的唯心主义本体论,提出了一个观点叫“圣人无情说”,认为圣人可完全不受外物影响,没有什么喜怒哀乐之情,超然于物外。何晏嘴上提倡重自然而轻名教,但在实际生活中却仗势专权,与其思想大相径庭,所以他备受当时的名士傅嘏嘲笑。

傅嘏评论何晏说“言远而情近,好辩而无诚,所谓利口覆邦国之人也。”

意思是何晏这个人的言谈思想很高远,志向很大,但他自己的感情却表现得很实际,很真切,他这个人喜欢辩论却没有诚意,是那种伶牙利齿耍嘴皮子就能亡国的人。三句话把何晏看得透透彻彻,可以说傅嘏看人看得很准。

文学上的成就。

何晏在文学上成就主要表现在诗赋上。他的五言诗流传了下来,钟嵘把他的诗列为中品,说他“风规见矣”而刘勰在文心雕龙里则说他是“何晏之徒,率多浮浅”,说他的诗太浮浅。

何晏有文集十一卷,另有《论语集解》十卷、《老子道德论》二卷,《新唐书·经籍志》于道家老子下有何晏《讲疏》四卷。

《魏诗》收录有何晏的五言诗《言志诗》。《全三国文》收录有《景福殿赋》、《奏请大臣侍从游幸》、《祀五郊六宗及厉殃议》、《明帝谥议》、《与夏侯太初难蒋济叔嫂无服论》、《韩白论》、《白起论》、《冀州论》、《九州论》、《无为论》、《无名论》、《论语集解叙》、《瑞颂》、《斫猛兽刀铭》。这些大家记一些就行了。我也记不住。

要知道,但凡能查到又记不住的东西就别费力气了,但如果想在别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有知识有文化,不妨多背这些不动脑子,只考验记忆力的东西,自己选择。

《世说新语》中何晏的形象
何晏

世说新语》中何晏的形象

现在我们说一下在《世说新语》中何晏的形象。由于何晏貌美,有才,服药,清谈,很符合《世说新语》编撰者的要求,于是对何晏的记录很多。共有9条之多。分别记录在言语、文学、识鉴、品藻、规箴、夙惠、容止篇中。其中文学篇中有3则记录。其余各有一则。

1.《世说新语》言语第二

何平叔云:“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觉神明开朗。”

译文:何平叔说:“服食五石散,不只能治病,也觉得精神很清爽。”

赏析:这则故事后来演变为典故:神明开朗。意思是谁要是吃了五石散谁就神明开朗。由始倡导了服用五石散之风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让人们开始吸毒了,不过这个毒是轻微的矿石之毒。

2.《世说新语》文学第四

何晏为吏部尚书,有位望,时谈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往见之。晏闻弼名,因条向者胜理语弼曰:“此理仆以为极,可得复难不?”弼便作难,一坐人便以为屈,于是弼自为客主数番,皆一坐所不及。

译文:何晏任吏部尚书时,很有地位声望,当时清谈的宾客常满座,王弼年龄不到二十岁时,去拜会他。何晏听过王弼的名声,便分条列出以前那些精妙的玄理来告诉王弼:”这些道理我认为是谈得最透彻的了,还能再反驳吗?”王弼便提出反驳,满座人都觉得何晏理屈。于是王弼一会儿是主辩,一会儿做客辩,反复自问自答,所谈的玄理在当场满座的人都赶不上。

赏析:这则故事记录何晏的玄学讲解不如二十岁的王弼,才开始还自以为自己的玄学讲得最为透彻,凭自己的才学没人能够反驳,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王弼当场提出反驳,让何晏没话说,理屈辞穷。这还没完,王弼开始了精彩的自我论辩,就像一个棋手和自己下棋一样,让人眼花缭乱。从反面衬托了何晏的玄学功底不深,与他的“率多浮浅”浪得虚名有关。

3.《世说新语》文学第四

何平叔注老子,始成,诣王辅嗣(王弼)。见王注精奇,迺神伏曰:“若斯人,可与论天人之际矣!”因以所注为道德二论。

译文:何平叔注释《老子》才完成,就去拜会王辅嗣;看见王辅嗣的《老子注》见解精微独到,于是非常佩服。说:“像这个人,可以和他讨论天人关系的问题了!”于是把自己所注的改写成《道论》《德论》两篇。

赏析:这则故事还是记录何晏和王弼。何晏本来刚刚费劲巴哈把《老子》注释完,刚刚长舒一口气,立即拿着书稿去找王弼显摆,却不料到王弼家看到人家桌子上放着写的《老子注》,仔细一读,比自己的见解独特精微多了,佩服得五体投地,于是由衷地说了一句:和这个王弼,可以讨论天和人的关系了。意思是和别人谈不着,别人不懂,终于找到一个知音了。由于非常佩服王弼,所以他不好意思把自己的书叫《老子注》了,改成了《道论》和《德论》两篇文章,也看出这个何晏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4.《世说新语》文学第四

何晏注老子未毕,见王弼自说注老子旨。何意多所短,不复得作声,但应诺诺。遂不复注,因作道德论。

译文:何晏注释《老子》还没完成时,一次听王弼谈起自己注释《老子》的意旨,对比之下,何晏的见解很多地方有欠缺,何晏不敢再开口,只是连声答应“是是”。于是不再注释下去,便另写《道德论》

赏析:这则故事还是记录了何王之争。何晏在注释《老子》还没完成时,听到王弼谈自己也在注释老子的主要思想,一听人家王弼的观点比自己的深刻得多,也全面得多,越听越觉得自己的见解太不全面,因此不敢再开口说话了,只是答应是是是。回去以后也不再注释下去了,另外写了一篇《道德论》。这则故事和上则故事实际上是写的一回事,但是这则故事是在没写完时发生的故事,上一则是写完了去得瑟时改了书名的。不管是事中,还是事后,都表达了一个意思,何时晏自认为比不过王弼,改了自己的书名。

5.《世说新语》识鉴第七

何晏、邓扬、夏侯玄并求傅嘏交,而嘏终不许。诸人乃因荀粲说合之,谓嘏曰:“夏侯太初一时之杰士,虚心于子,而卿意怀不可,交合则好成,不合则致隙。二贤若穆,则国之休,此蔺相如所以下廉颇也。”傅曰:“夏侯太初,志大心劳,能合虚誉,诚所谓利口覆国之人。何晏、邓扬有为而躁,博而寡要,外好利而内无关籥,贵同恶异,多言而妒前。多言多衅,妒前无亲。以吾观之:此三贤者,皆败德之人耳!远之犹恐罹祸,况可亲之邪?”后皆如其言。

译文:何晏、邓扬、夏侯玄都希望和名士傅嘏结交,可是傅嘏始终没有答应。他们便托荀粲去说合。荀粲对傅嘏说:“夏侯太初是一代的俊杰,对您很虚心,而您心里却认为不行。如果能交好,就有了情谊;如果不行,就会产生裂痕。两位贤人如果能和睦相处、国家就吉祥。这就是蔺相如对廉颇退让的原因。”傅嘏说:“夏侯太初,志向很大,用尽心思去达到目的,很能迎合虚名的需要,确实是所说的耍嘴皮子亡国的人。何晏和邓扬,有作为却很急躁,知识广博却不得要领,对外喜欢得到好处,对自己却不加检点约束,重视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讨厌意见不同的人,好发表意见,却忌妒超过自己的人。发表意见多,破绽也就多,忌妒别人胜过自己,就会不讲情谊。依我看来,这三位贤人,都不过是败坏道德的人罢了,离他们远远的还怕遭祸,何况是去亲近他们呢!”后来的情况都像他所说的那样。

赏析:这则故事从傅嘏的角度来描写何晏、邓扬和夏侯玄这三个人的品性。傅嘏在历史上是以识人见长的,他看人一向很准,故事中他对三个人的人品、性情、性格和才学都有分析,最后总结了一条:三个人都是道德败坏的人,要离得远远的。也说明了刘义庆对这三个人也颇有微辞,看不上这三个人。

6.《世说新语》品藻第九

简文云:“何平叔巧累于理,稽叔夜俊伤其道。”

译文:简文帝说:“何平叔的精巧言辞连累到他所说的道理,没有很大说服力;嵇叔夜的奇才妨害了他的主张,得不到实现。”

赏析:这则故事是从简文帝的口里说何晏口齿伶俐,而正是这种口齿伶俐反面连累了他要说的道理,光听见他逞口舌之快了,而忘了他说的道理是什么了。所以说就像有的老师或所谓的大师专家,讲得时候天花乱坠,让人耳朵不够使,脑子跟不上趟,结果光听他说了,忘了他说什么了。就是这个效果。

7.《世说新语》规箴第十

何晏、邓扬令管辂作卦,云:“不知位至三公不?”卦成,辂称引古义,深以戒之。扬曰:“此老生之常谈。”晏曰:“知几其神乎!古人以为难。交疏吐诚,今人以为难。今君一面尽二难之道,可谓‘明德惟馨’。诗不云乎:‘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译文:何晏、邓扬叫管辂给他们占一卦,说:“不知道我们的官位能不能升到三公?”卦成以后,管辂引证古书的义理,意味深长地劝戒他们。邓颺说:“你这是老生常谈。”何晏说:“了解事物变化的征兆大概是很微妙的吧,古人认为这很困难;交情很浅而说话却吐露真心,现代人认为这很困难。现在您才一面之交就全部说出了这两个难题的解决办法,可以说是‘明德惟馨’。《诗经》上不是说过吗:‘中心藏之,乞何日忘之!’我一定牢记着你说的话

赏析:这则故事说的是何晏和邓扬两个人让管辂给他们算卦,想问一下自己能不能做到三公?等卦象一出来,管辂给他俩解卦,他二人已经位高权重了,管辂怕得罪二人,于是用古人的话来隐晦地劝说他俩,意思是劝戒他俩别太急着往上爬。谁知邓扬听不进去,说管辂这话是老生常谈。何晏却说:管辂与他二人交情不深,却克服了预测难和说真话难两个困难,给他们指明了方向,心中感激,一定要将管辂的话牢记在心里。这说的是何晏还是能听进去别人的话的,也很聪明。

8.《世说新语》夙惠第十二

何晏七岁,明惠若神,魏武奇爱之。因晏在宫内,欲以为子。晏乃画地令方,自处其中。人问其故?答曰:“何氏之庐也。”魏武知之,即遣还。

译文:何晏七岁的时候,聪明过人,魏武帝曹操特别喜爱他。因为何晏在曹操府第里长大,曹操想认他做儿子。何晏便在地上画个方框,自己站在里面。别人问他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这是何家的房子。”曹操知道了这件事,随即把他送回了何家。

赏析:这则讲的是何晏的七岁就成了神童的故事。大家知道何晏的母亲是曹操的小妾,他自小就养在曹府,因为特别聪明,受到曹的喜爱,喜爱就喜爱吧,但不行,想要认为儿子,但小小的何晏却在地上画了个方块,自己站在里面。别人问他这是嘛意思?他说,这个方块是他们何家的房子。意思是他是何姓人,不是曹家人。曹操多厉害啊,立即知道了何晏的意思,就派人把何晏送回了何府,至于后来如何成为“假儿子”的,咱们这就不再多说了。

9.《世说新语》容止第十四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译文:何晏容貌俊美,而且喜欢修饰打扮,面容细腻洁白,无与伦比。因此魏明帝疑心他脸上搽了一层厚厚的白粉,就想查看一下到底是真白还是搽粉了。当时正好是夏天,魏文帝就赏给他热汤面吃,大家知道,吃完热汤面,就会浑身发热,常用来治轻微感冒,即使冬天也能出汗,别说夏天了。何晏呼噜呼噜吃完一大碗后大汗淋漓,自己撩起衣服开始擦汗,越擦脸色越加光洁。

赏析:这则故事后来演变为典故:傅粉何郎,用来形容人的面容白净漂亮,何晏的漂亮类似于现在的明星鹿晗之类,有点niang。唐代诗人刘禹锡在《题丁家公主旧宅》一诗中,就有“何郎犹在无恩泽,不似当初傅粉时。”同时代的的宋璟在《梅花赋并序》中也有“俨如傅粉,是谓何郎”的语句,可见从古到今人们都喜欢美男,都是看脸的时代,连描写美男的句子都能流传下来,颜值高是多么价值高啊!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