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的鼻祖:何晏与五石散

文/宋吉运

何晏是《三国演义》里提到的何进的孙子(就是那个靠镇压黄巾起义而当上大将军,为消灭宦官势力,而把董卓召入宫里的何进)何晏从小就很聪明,曹操特别喜欢他,想要认他做干儿子。何晏在地上画个方格子,自己站到里边去,别人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何家的房子。”曹操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把他送回家去了。

何晏在历史上是以美男子的面貌出现的。他长的面如敷粉,艳若桃花,据晋裴启《语林》记载,何晏美姿仪,面絕白,魏文帝曹丕疑其著粉,到夏天正热的时候把何晏召耒,给他吃热汤饼。何晏吃得满头大汗,随以朱衣自拭,色转皎洁,曹丕才真信了。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里也记着这件事,不过说他是”性自喜,动静粉白不离手。”说他好顾影自恋好涂粉,后代的文学作品里说起何晏称”粉郎”,多指善于修饰的男子,或者干脆用來形容粉白的美物,花朵等。

尽管曹操的儿子们看不起何晏,称他为″假子”,他还是做了曹家的女婿,娶了金乡公主为妻。身份虽然很尊贵,但一直得不到重用,一直到曹爽大权在握的时候,才在朝中做了大官。

何晏是曹魏朝里第一个服食五石散的人。鲁迅在广州的一次演讲会上做了一个演讲《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和酒的关系》(这个演讲记录整理成文,大概收到《且介亭杂文》一书中去了。)这里边就淡到后耒晋朝的士大夫们服食五石散的情形,吃了以后,身上发热,然后穿上寬大的衣服,到街上”行散”(散步)。

五石散源于秦代而兴于魏晋,也有说是汉朝南阳人张仲景发明的,大概是用石钟乳粉,紫石英,白石英,石琉璜,赤石脂这五味药合成粉剂炼制而成/,用耒治疗伤寒,五石散性燥热,服食后身上发热,可能有兴奋神径的功效,何晏一吃,整个晋朝的士大夫们跟着学,到隋唐以后就渐渐地没人吃了。晋朝的名士们,包括阮籍,稽康等人都吃。

何晏有诗传世,最有名的是《言志诗》:”鸿鹄比翼游,群飞戏太清。常恐夭网罗,忧祸一旦并。……逍遥放志意,何为怵惕惊。”从诗中看出一种惊恐的情绪,可能和政局的不大稳定有某种联系。

何晏还是晋朝清谈和玄学的开拓者。他的哲学观点是”无”,”有在无中”。这种哲学思想发明者应该是老庄的:无中生有。

何晏的死是受曹爽和司马懿的权利争夺受到牽连的。在”高平陵事变”后,曹爽投降,司马懿夲耒没打算杀曹爽,指着洛水说,让曹爽做一个”洛川富翁”就算了,可后来又变卦了,杀了曹爽还不算,还要″夷三族”,曹家五千多口人被杀,直杀得刑场上血流成河。何晏是曹家女婿,也受到连累,不过他好象是关到牢房里被逼喝毒药死的,这真是实现了何晏”忧祸一旦并”的耽心。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