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娘炮的自我修养:从何晏到卫玠

原创 旭平

何晏的妈妈尹氏大约是一位旷世大美女,要不就不会被大色鬼曹操纳为小妾,还允许人家带着孩子——这家伙可是不惜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强睡了人妻张绣的婶婶,还有吕布部将秦宜禄的老婆。

因为基因强大,何晏天生丽质,容貌俊美。美到什么程度呢?人说“一白遮百丑”,何晏就很白,魏明帝曹睿甚至因此疑心何晏脸上涂了一层白粉。为了满足好奇心,曹睿在大夏天里故意请何晏吃热汤面。何晏吃的热汗直流,只好不停地擦脸。等他擦完后,脸色居然更白了,曹睿才知道:这货是货真价实的“小白脸”。

其实,三国时候有很多男人被称为美男子的,如丹凤眼、卧蚕眉、大红脸的关公就被称为“美髯公”,“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吕布,还有孙策、周瑜被时人呼为“孙郎”“周郎”,即孙帅锅、周帅锅。

不同于这些在战场上经过刀光剑影、冲锋陷阵磨砺出的英武阳刚,何晏以及三国后期乃至两晋南北朝时期,一些所谓的美男子却恰恰表现出异样的阴柔之面。史书说何晏“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即何晏爱化妆,以至于化妆粉不离手,走路时候经常回头看看影子(那时候还没有易带的折叠镜)。除了傅粉,何晏还首开服食五石散先河,并发明了一句广告词:吃了五石散,病好精神爽。何晏追求美到了内服外敷、内外双修的地步。

何晏,字平叔
何晏,字平叔

作为曹操的“假子”和女婿,何晏自然而然会接触和参与政治,但娘气十足的他显然在这方面是个低能儿。年轻的时候,当着公主老婆的面跑到外面“采野花”,因此得罪大舅子魏文帝曹丕,没有给他官做。到内侄曹睿作了皇帝后,又因为趋炎附势、虚浮不实等恶劣形象,只被安排了一些闲职。

曹睿驾崩,曹芳继位后,大将军曹爽与太尉司马懿辅政。因为何晏不仅与曹爽有亲戚关系,而且臭味相投,因此一边倒的走进曹爽的阵营,并骤升至吏部尚书、侍中,与邓飏、丁谧等人成为曹爽的心腹、智囊和鹰犬。此时的何晏,完全看不到作为娘炮应有的谦退、柔和、“玻璃心”和“小情绪”,表现出来的恰恰是满肚子坏水,不仅结党营私,招权纳贿,还心狠手辣,置敌于死地而后快。因此没有人再称何晏为帅锅,相反把他比作“朝中三狗”之一,而且是那只最凶恶的狗。

正始十年(公元249年)正月,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事后,司马懿故意让何晏参与办理曹爽的案子。为了获得司马懿的宽恕,毫无节操的何晏卖力的彻查曹爽的党羽,将昔日的好基友一个个提交到阎王爷的花名册上。事后,司马懿说曹爽集团共有八家。何晏算来算去只有七家,就是搞不清楚到底谁是“第八家”,情急之下说:“难道是说我吗?”司马懿正等着这句话呢,因此收押何晏,不久与曹爽等一同以谋逆罪被诛灭三族。(关于高平陵之变的故事请参阅本公号文章《司马懿:只要身体好,花甲之年仍开挂》)

魏晋南北朝时期领阴柔男风之先的何晏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何晏的惨死,并没有扭转社会对这种不正常的美男、帅锅的评判标准,相反,在门阀制度的庇荫和优渥物质的保障下,魏晋士族逐渐丧失了先辈艰难创业时的血性和阳刚,代之而起的是剃须、敷粉、薰香,穿紧身衣服,走轻盈步伐,喜自喻为玉,全身心追求女性化阴柔之美。

精英强,则国强;精英娘,则国娘。一个国家、或一个时代如果有三五个娘炮无伤大雅,止增笑耳;可怕的是掌握权力的精英阶层集体出现崇拜、模仿娘炮的畸形风气,缺少男性荷尔蒙迸发出来的斗志、热血和荣耀。而魏晋南北朝时期,正是这个不幸的时代。

西晋重臣、清谈家王衍,就是一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的美男子,演讲的时候总要拿根白玉拂尘,白玉与手的肤色高度一致,以至于分不清二者。

还有士族代表、超级巨星王羲之,走路“飘如游云,矫若惊龙”,屁股一扭一扭,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真正是千娇百媚,婀娜多姿。

南朝还有一位叫韩子高的美男子,“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娥眉,见者靡不啧啧。”乱世中杀人不眨眼的大兵,冲到他面前竟心迷手软,把刀都扔了。南朝陈文帝陈蒨十分宠幸韩子高,不让其离开身边半步,甚至一度打算立韩子高为男皇后。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精英阶层追求的娘风,很快蔓延到社会各阶层。有两个典故很能说明这种强烈崇尚娘炮的社会风气。一个典故叫“掷果盈车”:唇红齿白、多愁善感的潘岳(即“美男子”潘安)有一次驾车逛街,一些大妈级的粉丝为之着迷,为表示爱慕,纷纷向潘岳的车里扔水果,水果居然将车装满了。还有一个典故叫“看杀卫玠”:有一次,风神秀逸、弱风扶柳的卫玠去南京,闻风而来的脑残粉为一睹男神风采,把卫玠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声浪喧哗,寸步难行,体弱多病的卫玠又急又怕,不久后居然就死了,年仅27岁。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当魏晋朝野上下沉浸在涂脂抹粉、雌雄莫辩、争奇斗艳的迷雾中时,崛起于北方草原大漠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蛮族铁骑开始纷纷南下。在弱鸡一般的汉人面前,茹毛饮血、荷尔蒙爆表的蛮族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肆虐荼毒中原地区长达270多年。而纵观整个魏晋和南朝时期,北伐的只有祖逖桓温、刘裕等寥寥数人,而且均在阳痿的社会风气下功败垂成。

五胡乱华时期,中原大地大量的汉人被胡人屠杀,有的甚至被风干腌制成军粮,因而被称为“两脚羊”。被屠杀的汉人中,就有很多令人生厌的娘炮,当然也还有很多可怜的细皮嫩肉的孩子。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