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三十多岁的祖逖,还要和刘琨同被而眠,闻鸡起舞?

公元280年,祖逖十四岁,这年四月,吴主孙皓投降,被晋武帝司马炎赐封为归命侯,自东汉黄巾起义以来将近百年的乱世终于结束,天下再次归于一统。

01
率先进入官场的哥哥

自265年西晋建立,晋武帝司马炎厉行节俭,推行法治,努力恢复战乱带来的创伤,没多久,祖逖的父亲祖武在上谷郡太守任上去世,留下六个儿子。

祖武这六个儿子不是同一个妈生的,史书上很明确的记载了祖纳与祖逖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祖逖与祖约是同母兄弟,这几个孩子各自跟着自己妈过日子,大家还生活在的一个大院里。祖逖与祖约从小就相依为命,这让祖逖对祖约极其溺爱,最终成为祸水。

祖纳年纪稍长,与自己生母相依为命,祖纳每次都亲自给自己母亲做饭吃,这属于孝行,在以孝治天下的风气下,尤其是世家豪强家族的孝行往往会被四处传扬,而后以举孝廉的方式进入官僚体系。

当时镇守范阳郡的平北将军王乂听说了祖纳的事情之后,就将祖纳收入自己府中,担任从事中郎,从事中郎在晋朝时是带兵将领的属官。

诸公及开府位从公加兵者,增置司马一人,秩千石;从事中郎二人,秩比千石。

——《晋书·志·第十四章》

这都发生在公元280年天下一统之前,在平定吴国之后,晋武帝司马炎下令裁撤驻扎在各州郡的部队,于是州郡不再有驻军,没了兵平北将军王乂也成了空壳将军。

吴平之后,帝诏天下罢军役,示海内大安,州郡悉去兵,大郡置武吏百人,小郡五十人。

——《晋书·山涛传》

但不管怎么说,祖纳在祖武儿子这辈中率先进入了西晋的官场。

02
行侠仗义的少年祖逖

公元280年,天下一统,晋武帝司马炎开始政令改革,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制订实施了户调式,其中对祖逖家影响最大的就是其中的品官占田荫客制,大致内容就是官员不仅可以按品级分配到一定数量的农田,还可以荫庇一定数量的亲属不交税。

此时祖纳已经为官,分到了田地,此前祖武还留下不少田产,祖家一家人不用交税,加上祖逖哥哥们经营得当,祖家家产颇丰。

哥哥们忙于经营家产,加上各自与自己生母过日子,对弟弟们的管教也就没有那么严格,也就造成了祖逖“年十四五犹未知书”,祖逖在范阳老家也不爱读书,成天不修边幅,就想着仗剑走天涯。

光想是成不了事的,从他将来的表现看,祖逖是个坚定的行动派,将想法落实到行动,于是他隔三岔五就去自家的田舍,对自己家看管粮仓的下人说:

“我哥哥说,最近天灾,周边灾民众多,我们祖家身为本地大家族应多行善,开仓放粮。”

然后就动手抢粮仓钥匙,下人们自然不敢反抗的。

慈善家是受人尊重的,祖逖在家族邻里乡邻中受到尊重,范阳郡的穷人和内迁的胡人都知道祖家隔三岔五放粮,祖家的人气越聚越广,心里苦的也就只有祖逖的哥哥们。

03
前途无量的祖纳

就这样,十四五岁的年纪,整日不修边幅的祖逖成天与范阳乡间侠士还有胡人们厮混在一起,时不时得开开仓做点善事。

虽说积德行善,但祖家也不少人口,有事没事就去放粮,自家的粮都得不够吃了,祖纳愁的慌,但这个弟弟混不吝的,多次指责也没什么效果。

就在天下一统侯不久,祖约被调任至京城,在尚书省当尚书三公郎,尚书三公郎虽然不是什么有实权的职务,但却是一个能在皇帝面前露脸的机会。

帝升御坐,尚书令以下就席位,尚书三公郎以令置案上,奉以入。

——《晋书·志·第九章》

能在皇帝面前露脸的,只要不是让皇帝觉得反味,总能获得一点别的机会,比如汉武帝的托孤大臣金日磾当初只是给皇帝养马,最终获得汉武帝宠信飞黄腾达。

祖纳也得到了这个机会,被晋武帝司马炎赏识,调入太子司马衷府中辅佐太子,官至太子中庶子。

太子中庶子是太子的侍从之臣,未来太子登基建立自己的班底,太子府中这些旧人会成为新君所倚重的主力,祖纳前途无量。

04
搬家

混出了头的祖纳对自己混不吝的弟弟祖逖也很担忧,也许是孟母三迁的故事给了祖纳一点启发,给他换个环境试试吧。

于是祖家搬到了司隶州下属的阳平郡,阳平郡位于司隶州最东边,辖境相当今河北馆陶、大名县东部,山东冠县、莘县等地。

现在搬家尚且都很多麻烦事情,那时候交通还不像如今这般便利,为了搬家祖家人折腾了不少时日,搬完家祖纳带着愣头青祖逖来到洛阳开开世面。

经过太康之治,加上晋武帝在全国统一后大量裁撤军备,人民负担减轻,加速社会生产发展,当时的洛阳成为西晋的经济政治中心,一片欣欣向荣,洛阳城的富人们过着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完成统一后的晋武帝也被这股风气侵蚀,逐渐骄奢淫逸。

洛阳城的富庶繁华深深吸引了祖逖。

“范阳这乡下地方跟洛阳比真的是一个地一个天啊。”

想过这样的生活就得努力进入官场,自此,祖逖终于开了窍,开始发奋读书。

祖逖确实也是有读书的天分,几年下来博览群书,被时人称赞有“赞世才具”,用现在话说就是可以当治世能臣。

05
任性的祖逖

公元290年,这年祖逖二十四岁,一年一度的举孝廉的时候到了,祖逖这种“赞世才具”的世族人才郡里自然不会漏掉,阳平郡于是给祖逖报了名,祖逖很任性,说了No。

郡里推举不去,司隶州也看上祖逖了,举孝廉不去,那就举秀才吧,祖逖依旧任性,NO,不去。

举孝廉与举秀才是当时不同的推举方式,总体来说举秀才是比举孝廉更高一等的推举方式。

孝廉推举的是没当官的人,而且名额较多,每郡通常以人口为基数确定推举人数,推举之后要通过经学的考试,经学就是儒家的《六经》,通过之后可以当郎官,郎官其实就是将军尚书丞相们的侍从,比如祖逖的哥哥祖纳就是先当了平北将军的从事中郎再当了尚书三公郎。

举秀才在东汉时为了避刘秀的名讳改叫举茂才,举秀才的范围要比举孝廉更广,可以是没当官的人,也可以是职位较小的官吏,名额很少,基本上是孝廉的十分之一不到,要通过策论的考试,策论就是针对时下政治问题向朝廷献策,比起考经学要实用得多,通过了策论的考试,通常会被任命县令一级的官职,起点比孝廉要高得多。

这么好进入官场的机会不要,祖逖就是那么任性,其实他还想多读点书。

06
出任主簿

也就是同一年,连续拒绝了举孝廉和举秀才之后祖逖却出任了司隶校尉的主簿,因为当时司隶校尉傅咸正直的人格魅力吸引了祖逖。

傅咸祖上傅燮曾是东汉汉阳太守,他父亲傅玄是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著有《傅子》一书,傅玄在西晋建立后也曾担任司隶校尉。

《晋书》载傅咸“刚简有大节,风格峻整,识性明悟,疾恶如仇,推贤乐善”,傅咸为人诚正直,多次针砭时弊,曾经因为西晋时期的奢靡之风而上书力主简朴之风。

窃谓奢侈之费,甚于天灾。——《晋书·傅咸传》

而傅咸所担任的司隶校尉一职务,从东汉以来在政权中枢扮演重要的角色,不仅监督朝中百官,还管理司隶州的地方政务,更有专属的武装卫队。何进想诛杀宦官时就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袁绍诛灭宦官用的就是司隶校尉所属的武装卫队,后面曹操在夺得大权后就自领司隶校尉一职以自重。

如果不是曹操这类的权臣,坐在这么一个位置要左右逢源才能明哲保身,何况当时局势动荡。

但傅咸不是,上任之后秉公执法,曾经劝阻杨骏不要擅权,但可惜杨骏不听,最后身死引发八王之乱。

当傅咸听闻祖逖有赞世之才后,招祖逖当自己手下的主簿,被傅咸人格魅力折服的祖逖欣然赴任,而且在这里极其锻炼能力。

祖逖在这里一待就是11年,这期间他遇到一个志同道和的朋友,并且留下了一段千古佳话。

07
闻鸡起舞

公元297年,祖逖31岁,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在司隶主簿位置上已经干了7年,傅咸在三年前逝世,此时朝政被皇后贾南风把持,司隶校尉换了好几波,此时司隶校尉任上的是许奇。

这一年一个小伙子被招入司隶校尉府中担任司隶主簿,名叫刘琨,这个刘琨来头不小,汉室宗亲,正儿八经的中山靖王之后,爸爸刘蕃是光禄大夫,妈妈是皇后贾南风的堂姨,老婆出身顶级望族清河崔氏,刘琨的家世比起“世吏二千石”的祖逖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晋书》记载刘琨不仅长得帅,是“俊朗之目”,生性豪壮有大志,“与范阳祖纳俱以雄豪著名”,而且写得一手好诗,“文咏颇为当时所许”,总结起来就是长得好家世好性情好才艺好,这条件放在今天那就是全民老公的标准。

祖逖也很对这位与自己哥哥齐名的小伙子很感兴趣,趁着工作闲暇之余经常与刘琨谈论时政,二人越聊越投机,越聊越基情,最后同床而卧,同被而眠,这才有了闻鸡起舞的故事,两位“百炼钢”的汉子白天在一起读书练剑,晚上在一起共枕聊志向。

相较于耳熟能详的闻鸡起舞,祖逖的一段话更体现了二人的情谊。

某天夜里二人评论时政,都看出了当下平静的背后其实暗潮涌动,聊的激动,祖逖突然起身对刘琨说:“如果将来天下大乱,群雄割据,我与你应互相避让。”

逖、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谓曰:“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晋书·祖逖传》

后面二人并没有兵锋相对,一个中流击楫奋发北上,一个枕戈待旦坚守孤地,二人南北相望,刘琨在与亲友的书中写道:“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却因为东晋内部的权力斗争二人最终“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最后殊途同归功亏一篑,

房玄龄修《晋书》时对二人都给予了中肯的评价,虽然有褒有贬,但最后不吝言辞对二人都给予了很高的褒赞:

越石才雄,临危效忠,枕戈长息,投袂徼功,崎岖汾晋,契阔獯戎。见欺段氏,于嗟道穷!祖生烈烈,夙怀奇节。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邻丑景附,遗萌载悦。天妖是征,国耻奚雪!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