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髦:历史上最有骨气的傀儡皇帝?

鲁迅先生说:“一部历史都是成功者的历史。”

那些代表高尚、正义、气节、风骨的失败者们,便从历史中隐没了,随之衰没的还有其可贵的精神和足以垂范后世的节操。

公元260年6月2日晨,己丑,史书记载,“暴雨雷霆,晦冥”,天暗得像黑夜(《三国志》引《魏氏春秋》)。

洛阳皇城的云龙门外,密密匝匝横陈着近三百具被斩杀得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尸体。皇城南阙的御道和广场,都被和着雨水的暗红血水浸染。

在一大片尸体前面,一辆破碎的辇车前面,是一具身着皇帝袍服的尸体,一张未脱稚气的面孔,一枝铁矛自胸透背刺穿了少年天子的身体。

所有史籍都没记载,曹髦被弑杀后眼睛是睁是闭。但我想他应该是瞑目,因为他已经用少帝的生命,还有那枝刺穿他身体的铁矛,将司马氏钉在了弑君篡位的耻辱柱上。

公元260年6月1日夜,戊子,史书记载:风雨将至。

魏国第四任皇帝曹髦召见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辱废,今日当与卿等自出讨之。”[(晋)习凿齿《汉晋春秋》]

三人大惊失色。王经劝告说:司马家掌握大权已经很久了,陛下无兵无甲,宫中连宿卫都空缺,何以讨之?如果去讨伐将遭致大祸。

王经力劝曹髦不要前去送死。曹髦从怀里取出写好的讨伐司马氏诏书,说:我决心已定,纵使死,又有什么可畏惧的。

曹髦随即去禀告太后。

王沈和王业跑去向司马昭告密。

王经拒绝和王沈、王业一同去告密,决定和曹髦一同赴死。

曹髦禀告太后回来,带着冗从仆射李昭、黄门侍从焦伯等到陵云台,取出那里封存的铠甲兵器,发给宫中的僮仆、侍从。

根据近年的考古发掘并参考古文献,陵云台在魏皇城之外、洛阳城的西南。从曹髦召见大臣的太极殿到陵云台,要向南出司马门(高平陵政变,司马懿召集的死士、旧部等,就集合在司马门)、路门、应门、阊闾门、库门、皋门,再折向城西。

曹髦要冒险到陵云台去取得一些铠甲兵器,来武装僮仆侍从,可证王经所说的“陛下无兵无甲,宿卫空缺”,也可见司马昭对曹髦监控防范之严。

这时风雨已然大作。有官员便恳请曹髦改日再去讨伐司马氏。

曹髦已经知道王沈、王业去司马昭那里告密。

其实告密对事情的结局并无影响——以百多名兵甲不整的僮仆侍从,去讨伐仅在京师就握有十几万重兵、时时刻刻都戒备森严的司马氏,无论何时、知与不知,都是羊入虎口。

此日不去,就再没有机会用他皇帝的生命将司马氏钉在弑君的耻辱柱上,做一个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大魏臣民的好皇帝了。

曹髦决然说: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今日一定要去讨伐。

不仅要去,还必须堂堂正正地去,大张旗鼓地去,让天下人都知道。

曹髦横持天子剑,静静地坐待天明。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