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昭弑君:你是成济,可有活命之法?

贾充成济出门带几千兵,然后让成济上去卖命。成济执行是死,不执行也是死路一条。。如果你是成济,可有活命之法?

想说几个自己的想法

  • 1、冲上去假装打几下,故意让魏帝曹髦砍伤,倒地不起。
  • 2、活捉魏帝曹髦,把曹髦丢给贾充,然后就没自己什么事情了。
  • 3、学习吕布,反手杀死贾充,然后带着魏帝曹髦和禁卫军去打司马昭,诛杀司马昭,大功一件。
  • 4、难度最大 — 取代贾充,维持现状。先砍死贾充,然后制服曹髦,再派人去跟司马昭说,贾充弑君已被诛杀。这样一来,死一个贾充,魏帝、司马昭面子上都过的去。问题在于贾充不仅是司马氏的心腹,还是司马氏的亲家。成济何德何能可以取代贾充成为司马昭新宠?

司马家族经过两代三人的努力;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自己的势力。清理了一批又批不服自己的豪门、军政大佬。终于快要爬上了乱臣的顶点了。

魏明帝去世21年后,在高平陵之变后11年;也就是公元260年四月,皇帝终于下令进大将军司马昭为相国、封晋公、加九锡。

这一步走出,司马昭虽然还没有成为皇帝;但他已开始一步步朝皇帝宝座前进了。他取代皇帝已只是迟早的事了。

在这种背景下下,魏帝曹髦终于忍无可忍的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皇帝下诏晋升司马昭为相国、晋公、加九锡之后一个月;皇帝亲自披挂上阵,率领一群乌合之众去攻打司马昭了。人们见到皇帝亲自披挂上阵,自然马上纷纷退后。人们不敢打皇帝;绝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忠君之心。如果他们真有什么忠君之心,那他们就不会为司马昭效力了。

人们之所不敢打皇帝,是因为大家都也知道,皇帝再没有权力那也是皇帝。一个人打死了皇帝,真可能什么事也没有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面对皇帝亲自上阵进攻,成济问贾充,“我们应该怎么办?”

贾充说:“司马公养活你们这么多年;就为了让你们有朝一日给他卖命的。现在需要你们卖命了,你却问该怎么办?你说该怎么办呢?”[注1]

《三国志、注》中写成济问贾充应该怎么办,贾充对成济说,司马昭养你们,就是为了今天的事,今天的事是不需要多问的。

贾充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普遍认为贾充的意思是说:司马昭养你们,就是为了今天对付皇帝的,所以今天的事是不需要多问的。

泪痕以为这种解释肯定是不对的,因为贾充如果这样说,岂不是等于也在呼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司马昭养你们,就是为了对付皇帝的;一个人去这样说司马昭,司马昭会饶恕他吗?

所以从整个情节去理解,泪痕以为贾充的意思应该是:司马昭养你们,就是为了等你们今天给卖命的。今天需要你们卖命了,还需要多问什么呢?

贾充说的话非常有道理,于是成济听了贾充的话后,上去就是一戈把皇帝给捅死了。

而据另一个版本,贾充当时是如此说的:“如果司马公失败了,以你与司马公的关系,还能有活路吗?”

贾充说的话非常有道理,于是成济听了贾充的话后,上去就是一戈把皇帝给捅死了。

我们也许会说成济愚蠢。

问题是,贾充说的话非常在理。司马昭养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给自己卖命的。现在需要他们卖命时,如果他们敢选择逃避,司马昭会饶了他们吗?显然是不会的!

问题是,贾充说的话非常有道理。成济做为司马昭的亲信爪牙,如果皇帝把司马昭打败,成济还敢指望有活路吗?显然也是不会的。

从这层意义上,成济是没有什么选择的。因为朝前、向后都是死路一条。而选择杀皇帝,虽然也是死路一条,但多少还有一点点活的希望!

成济兄弟当时的选择,实际上已最聪明的选择了。因为成济问贾充应该怎么办,就是在想着推卸责任。

他请示完贾充之后再杀皇帝,那就叫奉命行事了;主要承担责任的自然应该是贾充了。从这层意义上,成济兄弟这种算计是成功的;因为后人都也认为贾充才是真正的凶手。

成济兄弟可以选择指挥手下杀皇帝吗?显然也不是可以的,因为指挥别人杀皇帝,比奉命行事杀皇帝显然罪更大。成济兄弟没有理由去选择前者。

贾充如果也象成济兄弟一样玩小聪明,他就应该火速请示司马昭,问司马昭应该怎么办。问题是:贾充如果敢这样做,那贾充肯定会丧失政治前途、或是不明不白的全家惨死了。一切正如贾充对成济所言,司马昭养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给他卖命,现在需要卖命的时候到了,你却因为怕死而大耍滑头,你真以别人都是傻子吗?

所贾充只有硬着头皮指挥军队杀皇帝了。

当时可以选择不杀皇帝,而把皇帝活捉了吗?显然是不可以的。

因为杀皇帝自然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但打伤皇帝、捆绑皇帝同样也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从理论上一个臣子敢打伤皇帝、捆绑皇帝,也绝对得构得上满门抄斩的大罪。

既然要得罪皇帝,就一便得罪到底吧!

而且活捉皇帝还有另一个危险,因为皇帝已报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做为臣子把皇帝活捉了,又应该如何处置他呢?皇帝被活捉后,如果皇帝没完没了的发表反动演讲、高呼反动口号,贾充、成济又该如何办呢?他们总不成敢把皇帝嘴堵上、或是下巴打下来吧!如果他们敢这样做,肯定比杀皇帝耸人听闻。

从这层意义,活捉了皇帝。那更是没事找事。

更主要的是,成济不敢担负杀皇帝的罪名,所以请示贾充应该怎办。大家都不想担负杀皇帝的罪名,于是把皇帝活捉交给司马昭处置。这实际上是一级一级的推卸责任,问题是你真把责任一级一级的推回了司马昭的头上,相关的人谁能有好结果呢?

人可以推卸责任,但如果你想把责任推给能决定大家命运的实权人物头上,那你实在是选错对象了。面对这种责任,你最聪明的选择就是自己全部承担过来,这也许是危险的,但绝对是你最聪明的选择。贾充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

从皇帝决定攻打司马昭之时起,皇帝已是必死无疑了。

现在的问题是,谁来承担杀皇帝的罪名?

这种罪名,没有想承担,也没有人敢承担。但这种罪名总得有人承担吧!

成济请示贾充应该怎么办;贾充显然不敢去请示司马昭。杀皇帝之时,大家都想证明自己只是奉命行事,那真正的凶手让谁来当呢?难道真要司马昭来当吗?

最后贾充只有咬着牙承担了这种罪名。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