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苦的也最风光的(曾经)四类房奴

众里寻她?灯火阑珊!

无论国家,党和政府,还是普通公民,量力而行,量入为出,既是古训也是现如今买房的主要考虑.但有些人,有些事,对机会的识别能力差异,导致自觉不自觉走上了房奴的道路.所有房奴之中,因楼生楼的房奴最苦.

第一类,上了开发商承诺回报的套子而被套牢,目前不能自拔的.

自有房市以来,围绕产权式酒店产权式酒店公寓产权式商铺带租约商铺以及精装小户型,在营销机构的引导下,开发商相继推出许多带承诺回报的物业,供投资人购买.大家知道,以前的市场投资性消费国家是鼓励而不是管制的.如是,人们掐紧裤腰带往这条船上挤,指望能够带来比银行固定利息更丰厚的回报.

必须承认,开发商是没有能力承担长期的固定回报的,因为营销机构计算回报以及为开发商打算以后定期支出的时候,根本不会考虑现值与终值,也没有考虑开发商的生命周期.

举例而言,开发商与商业大店签订了长租合约,然后以此为年限向投资人出具承诺.但引入的大店的悔约成本却不那么高,一旦经营不旺,不如开发商当时所提及的那么显著,也有许多引进存在个人寻租的因素而于集体又无害的平庸性引进,自然,回报的缩水是必然的.剩余时间里,这些房奴必须面对与开发商的定期不定期的交涉,承担可能无回报的风险.

新近有消息说当时武汉最高价码的汉正街第一大道黄金铺王,现在人迹冷落.而六万元/平米中实际含有承诺回报,如果商家退出,开发商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源兑现承诺,则空间依然,人去楼空,纠缠不断,等待这些房奴的将是旷日持久.

第二类,游资集中炒楼的.

在江浙闽及沪深京穗及毗邻城市,由于房地产早期发达以及经商细胞比较多,生意与投机意识与日俱增,纷纷进入到炒楼的行列.

在房价剧涨时期,他们产生了民间个人信用约束下的地下集资,这些游资委托一个小分队进入到全国各地,投机持有各地的在他们眼里属低价的物业,以谋取暴利.

由于商业利润对人性的吞噬性总是存在,诱惑着这些房奴持续泡在炒市里.

由于这些资金来源并非某个人自己所有,还有举家集资,委身于那个小分队.一旦小分队炒楼失败,委身无着落,则所有的,包括原始的游资以及后续滚雪球积累的,都打了水漂.笔者就认识一个江浙搞印刷的,在广西东兴买了二十几套房子,后来明白这些是其家庭的全部家当与借款,当时承诺给对方的回报是月息三分,由于按照借款成本加计自己的预期投资利润,必须高出进价百分之五十才有意义出手,结果市场不相信眼泪,一直沉浸到现在,房子是在那,价格也没有下跌,但要将回报,东家以及贷款人的,通过转手收回,谁也做不了主儿!

第三类,投机后再投资的.

本来中国楼市给了许多投机者投资者机会!但并不是每个投机或投资成功者功成身退,反而是变本加厉再投资,结果被行政套死.由最风光的房奴变为最凄惨的房奴.

包括两类,一类是投机或投资成功后自己再投资进行经营的,由于当时房价暴涨,预期市场非常火爆,所以最后迷糊地进入到开发商的卖点库,以为实际果真如此.结果将赚头赔进去不说,还落在装修投入里不能出来,自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是有个福建人,在湖北郧阳买了一路商铺及其上盖房子,零三年入手价格在零七年初达到峰值,翻了一番多,但某君并不是选择果断退出,反而通过开发商及营销单位了解,加上自己的主见,认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唯一中心地段唯一大规模商业进驻,自然有商机可趁.殊不知,月供迅速增加,出租率因为政策原因导致观望加剧而迅速降低,在一个偏僻的小城市,房子的租金肯定无法弥补月供零头,铺上无法生钱,恰逢无法做到”想出手时就出手的”时段,大悔没有”该出手时就出手”.现在,他必须面对银行抵押银行经营沉落成本无法进行其他投资等多方面的煎熬,苦不待言.

第四类,卖楼者买楼的.

当然不指所有,进入到管理层以及销售水平可放大的除外.

中国人爱扎堆,比如一售楼小姐入行后又介绍她的许多姐妹进入到这个行业,很是风光了几回.并将风光票子转化成了房子.

但是,风向变了,裁员/减薪在所难免.有许多售楼小姐或售楼先生由于前几年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自己本身能力并不见涨,甚至完全没有营销这方面的进步,相反让自己以前操持的旧业给房事荒废了,面临着固定及向上浮动的月供养家糊口的生存支出重操旧业必须恶补的新增不可预见费用,难啊,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有时候自由更可贵,当然在现实中还是爱情价更高!然,商品经济时,二者不可抛!
内容摘抄自楚芸工作室的博客:最苦的也最风光的(曾经)四类房奴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