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死不降”代表房价的两大极端形态

我思故我在

对于当前及以后房价如何变化,宁死不降可以代表。因为这是市场的两个极端,也是伴随2009全年的两大主流博弈。

从开发商而言,宁死不降价意味着宁死也不向消费者、地方政府、政府政策、商业金融机构投降。在这类开发商的词典里,认为市场的总容量是需求无限好,供应少不了,所以市场决定房价是必然,目前的走向与降,降多少以及怎么降,只是政策市作用于危机环境的一种变态表现。

从产品层次而言,当政策市致力于打造一个普通性消费为主,中低端产品为主,普及居住为主要用途的目标市场,当危机作用于就业难,创业难,办企业难,办中小企业更难的时候,开发商会形成两个对立的看法,从长远看,他们的产品都是优质的,因为政府保障房肯定是小而全的那种,限价地与普通市场也主要着眼于结构管制的产品,因此在无限需求与未来小康进程中,目前开发商手中掌握的存量房源都是优质产品,这给了他们宁死不投降的胆略。但从近的看,他们的产品因为政策原因成了市场的弃儿,何时结束视经济拐点什么时候发生。

从融资关联方而言,商业金融机构是开发商占主流的供血通道,但由于寻租,高涨时期的公关营销,制度欠缺以及收益分配不公等原因,商业金融机构与开发商存在绝对的姻亲关系,只有谁主导的差异,这种保留,意味着融资环境不会恶劣化,特别是手中有粮的开发商,往往也持有大量的存量房,象国内知名的万科,金地,合生与碧桂园等,他们的存量项目与存量地基本等同比例,因此他们关注的焦点不在金融机构在市场,领涨与领跌的自然都是这些开发商的份。但从个数来讲,依存地方金融搞开发的开发商占主要多数,从目前他们宁死不降价看,主要是认同一种关系架构,只要有一点松动,他们从资金方面谋求办法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综合上述,说明目前市场存在的一极,极端形态,是宁死不降价的开发商,基本涵盖或扣除掉地方国有企业大员级开发商与上述品牌开发商外的其他种类。

再一个极端就是宁死不投降但价格左右空间甚大的那一类,为什么可以在价格上有所作为而被称之为“宁死不投降”呢?这个就涉及到他们的后路、后势与先天不足三大症结。

代表这类开发商的是无存量地或存量地非常少的、资金面比较窄的那类企业,他们降价频次多而幅度小,基本不知道如何降价才能博得消费者的青睐,同时,他们的产品往往也比较中庸,无法看出明显的性价比,这类项目往往从营销角度来看就是四不象项目,价格营销空间非常有限,而且基成本管理非常混乱而降价如同割肉。因此,这些开发商的后路有两条,一条是看守,什么时候市场放生他就全身而退,跟风是他们的主要理念。更主要的一条是看政府的脸色,所谓宁死不投降,是指在心理上过于依赖政府。因为该类型开发商数量众而项目个数多。

从后势上看,降价出售不如持有,因为他们的负债率也不低,甚至还存在某些问题,现在面临的是从宽政策,因此他们的日子不象市场反映的那么紧张,一旦清理与适度从宽同步,有条件放松发生,则他们的后势岌岌可危,他们在内心深层次也感觉得到,但由于政出多门,政策频出,舆论宽松,影响他们的判断,如同人,困境中的阿贵。

再来说说他们的先天不足,因为他们无意有意撞大运般地进入到房地产市场,至于水到底有多深,暴利掩盖了一切,这种误导如今害苦了他们,他们拿地是不用大脑,开发项目不问市场,曾经是存在就是利润,没有卖不出的房子与猪也可以卖房,渊出如此,何足道哉!

所以市场没有速胜或速决的可能,但可以从这两个极端情态,来个速生或速死,或将在改良基础上重启楼市,至少可以实现软着陆。不敢拿开发商动刀,意味着机会转瞬不见。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宁死不降”代表房价的两大极端形态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