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空城

文/飘雨桐

学校进行电脑培训,晚上要9点后才能到家。由下班到上课的时间只有1小时,实在没有什么可作为的。虽然自己的家近在咫尺,也懒得两边奔波劳碌。带上心爱的三星本本,没得上网、随意处理D盘存着的图片与文字也是好的。诺大的五年级办公室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按某人的话说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也。

突然窗外传来小女孩的笑声,是珍的女儿嘉嘉!她朝我挤眉弄眼的,然后一溜烟闪到了六年级办公室。这摆明“挑逗”嘛,我追了出去。果不其然的,她在自己妈妈后面和我躲猫猫呢。如此几个来回:“你给我出来!”“我就不出来!”使用“暴力”之后,小东西给我抱在怀里。又重了,孩子长得还真快。

珍是值日老师,她对小宝贝说:“你跟着姚老师哈,妈妈清场完了就回来接你。”小东西乖乖地点头。我拉着那胖嘟嘟的小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问:“给你玩电脑哈。”“有什么玩?”我想了半天,貌似真没有什么可以玩的。说:“看图片吧!”然后她顺手点开了《小王子》的文件夹,我心里酸了一下。

然后的然后,珍带着嘉嘉回家了。我站在楼上望着那欢蹦乱跳的身影,喊着:“嘉嘉88!”她摇头晃脑地说:“姚88!”我听着就像说“摇摇摆摆”一样,珍在楼下瞅着我坏笑。呵呵,才不和小东西一般见识。听着tian以前传来的翻唱歌曲,愣愣发呆。快餐送来的时候已过6点,空着肚子去学网页制作。

玲硬是要和我一组,殊不知我最讨厌这些无聊任务。学习过程中,郁闷无比。跟着资料的步骤去操作就得了,可惜本人生平最不喜欢看说明性的文字。她的宝贝儿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如今也是二年级学生了。玲的手机响起,是小东西来唠叨妈妈了。我夺过来说:“朵朵,我爱你哦。你乖乖听话。”“哦。”

我就这样当了8年的“姚py姐姐”,他肆无忌惮地直呼我的名字。玲斜眼瞪着,我又口头占到“便宜”了。喜欢和孩子呆一起,那种简单的心情能让我忘却烦恼的存在。恰巧朱朱回办公室拿东西,顺便载我回去。她的宝贝儿子桦桦也在,车上我逗他说:“老师去你家玩,好不好?”“好。”小眼睛都发亮了。

哈,真好玩。朱朱说:“千万不要欺骗孩子的纯真心灵哦。”我摸着桦桦的胖脸说:“这次先不去了,我还没吃饭呢。下次去,好吧?”“好。”很期待的样子。下车后,他站起来向我挥手说再见。我忙说:“坐稳!”朱朱喊着:“快回去吃饭。”我什么时候成为别人担心的对象啦?事实上,今晚没吃东西。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空城。装满爱与温暖,岁月的荒凉实在不算什么。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