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雨桐:九月物语,记忆伤城

终于迎来“十一”黄金周的悠长假期,真有想哭的冲动。忙乎了整个星期,省里的创卫人员居然一直都没有出现。据闻:先去检查的某区工作没有完全到位,以至一票否决。干净了没几天的路面又飘飞着乱七八糟的纸屑,塑料袋、饮料瓶还是寂寞地躺在街道的两旁。

一切宣告结束,如同告别了青涩的初恋。我们似乎找不到奋斗的目标,连招手的力气都没有。高度紧张的神经突然放松,不少老师的身体开始了不同程度的抱恙。这一场劳命伤财的折腾到底为什么呢?不提高全市人民的环保意识,只凭几个重点单位来迎检简直滑稽。

九月之末,所有的离愁别绪空前高涨。再有心理准备的人也是忙乱得措手不及,记忆中都是无法忘怀的一颦一笑。在脑海中是那么鲜活明丽,宛若昨日重现般的历历在目。流沙一地、悲伤满怀,寻找向隅一角轻舔遍体的伤痕吧!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谁都不是你的谁。

曾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个重要的日子,事实是已过良久才猛然记得。岁月太过凉薄,馈赠的礼物除了忙碌与疲惫外一无所有。所能承受的分量何其轻微,仿佛稍不留意记忆中的伤城便无以复加。唯有苦笑再苦笑,以池莉的书《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自勉罢。

今天戴着十字架耳环,保守者无不侧目相看。突然想起《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中的这段话: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诧异也好,欣赏也罢,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而是我年轻的心——我喜欢。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