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手套

她有一双视若珍宝的手套,是一双巴掌式的,颜色与样式都已经落伍了,但是她喜欢的很。每年冬天,她都会带着这双已经陈旧的手套,过完这寒冷的季节。

  这双手套,是她的男友送的,已经四年了。四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还在读高中。弱不经风的身材,有些苍白的脸庞,她谈不上很漂亮。但是她有一双大大的雾一样的眸子,迷迷蒙蒙的,墨一样深远,这使她看起来有一股忧伤的气质,很吸引人。

  男友是她的同学,班里的体委。1:80的身高,就足以吸引女生注意,再加上一双剑眉,洁白的牙齿,特有男人味。他是女生心中的偶像,象王力宏。可蝶舞不关心这个,她的父母对她期望很高,她只想努力的学习,高考时不辜负父母的期望。

  高二那年的冬天,不知道为甚么特别的冷,寒流接连不断的从西伯利亚呼啸而来,将冷风从人们的脖颈里,袖口中吹向人的身体,带来彻骨的寒意。蝶舞没有想到这个冬天会如此的冷,她单薄的身体发出了阵阵的警告,提醒她要注意啦。可是,爸爸妈妈都出差了,她只能找到几件薄薄的棉衣,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付可以御寒的的手套。她每天早上要骑车上学。大概要走20分钟的路程。这样的天气里,她没有带手套的双手,只与严寒抗拒了两天,便被冻坏了。原本细嫩的双手,冻得通红、肿胀,指关节已经冻伤了,有些发紫。蝶舞心疼的望着自己的双手,期盼妈妈可以早点回来,给她一个温暖的冬天。

  因为冻伤了手,蝶舞无法握笔,所以两天来,一直没有写过练习,也没有完成作业。到了第三天,同学们已经上课了很久,蝶舞才急匆匆的赶来,脸上的苍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因为在冷空气中呆的太久,而被冻出来的粉红!原来,因为无法骑车,她是走着来的。

  一直粗心的他,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蝶舞在他眼里就象林妹妹,每一次看见她忧郁的眸子,他都会产生一股豪情壮志,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应该肩负起保护她的重任的男人。下课后,他经过蝶舞的书桌,望见了一双被冻伤的手,和一双带泪的眼。他心痛了,心里暗暗责怪起蝶舞的妈妈,为甚么会如此的粗心,让这样玲珑剔透的女孩子受伤。

  第二天中午他请了假,直到下了两节课才回来。满脸是汗,气喘吁吁,经过蝶舞书桌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放学后,请等我一下,好吗?我有一道题不明白,想请你给我讲解。”蝶舞楞了一下,但是仍然答应了。

  放学后,同学们都走了,宽敞的教室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空荡荡的。他有些腼腆的蹭着脚步,挪到蝶舞身边,不好意思的抽出藏在身后的手,递到蝶舞的面前。手里是一个纸包,鼓鼓的。蝶舞有些迟疑。不等她问,他已经抢先说出了口“请收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表示我的关心,不要拒绝,好吗?”然后,生怕蝶舞说出让他伤心的话,快步的跑了出去。

  打开纸包,蝶舞看见了一双蓝色的绣着小花的手套,柔软的料子,纯净的颜色,蝶舞的眼眶湿了。一种被关心被爱护的情绪占据了她的心,涨满了一泓柔柔的蓝。

  接着,他发现,以后的日子,蝶舞始终戴着这付蓝色的手套,没有换过。年少的这种朦胧细致的感情在两个少年之间产生了。这是一份美好的感觉,象一首清丽的小诗,又似一阵轻柔的小雨,轻轻袅袅的,绵绵密密的撒在肥沃的土壤中,并迅速的发芽,抽枝,长成参天的大树。

  两个冬天过去后,他们毕业了,经历了黑色七月的洗礼,他们放下了压在心头已经三年的包袱,暂时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携着手,不顾炎热的日头,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两串写满了幸福的脚印,诉说两个年轻人快乐的心情。

  但是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转眼间,发榜的日子到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蝶舞迎来了期望已久的消息,她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学校,终于完成了父母的心愿。而他,也得偿心愿。可是,这个结果却注定着两个人从此要天各一方,不能厮守。   临走前,他们牵着彼此的手,“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不管将来如何,一定要牵着手,走完人生的旅途。

  世事难料,大三那年,已经快毕业了,蝶舞在心中不知盘算了多少回,将来结婚时的样子,梦想着身边那1:80的男友会是如何的潇洒。可是,就在这时,她收到了电报,他病了。火速赶往医院,终于看见了形容枯槁的他。脸色憔悴,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只相隔了短短的两个月,为甚么会变成这样的情况?

  原来,他小的时候因为贪玩,无意中弄伤了鼻子,从此留下了后遗症,无端端的,他的鼻子也会出血。因为一直这样,他从没放在心上,家里人不懂医学知识,也没有督促他去医院检查。这样拖到了现在,竟然发展成了鼻癌!

  老天,癌!光是这个字,就让她打了一个寒噤。想到他的处境,她的心碎成了千片万片,随着她曾经的梦想,飘向了未知的远方。握着他骨瘦如柴的手,小小的她竟然变得坚强。办了休学手续,她留在医院陪伴他。被癌痛折磨得欲生欲死的他,思想和理智早已抽离了他的身体,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痛!痛得他想死,痛得他用头撞墙。在每一次疼痛袭来的瞬间,他都想一死了之,可是,模糊的视线里,有一个娇小柔弱的身影,那样熟悉,勾起他求生的欲望,就是在这迷迷糊糊的状态里,他咬伤了她的手,抓痛了她的肩膀,可是,她咬着牙,决不吭声。因为她知道,在他的身体里,正承受着重于她千倍万倍的痛楚。看着他因疼痛而扭曲了的脸,她内心滴血,眼角落泪,如果,真的必须要承受如此的剧痛,她情愿替他承担。可是,没有用的,不管她怎样乞求上苍,不管她如何祷告。即使她精心护理,即使她关怀倍至,终究没能挽留他的生命。临死前,他曾经清醒。昔日英俊的他已不复存在了,只有从那乌黑的眼珠中,可以找到从前的影子。他含泪,抚摩她消瘦的脸,呻吟着告诉她,即使他不能陪她走完人生,但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她的手牵着他,他依然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时间水一样滑过,他已经走了很久了。就连这蓝色的手套也已经变得陈旧,可是,心底那个影子,依然清晰。她依然等着,等着和他梦中相会的日子,就象那首歌唱的“在这美丽的夜里,等你等到我心碎,怎么不见旧爱侣,问问为何我伤悲。。。。。。”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