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与微信离婚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总有一种心绪欲倾诉,总有一些见闻想记录,总有一瞬感想要抒发。微信是很及时的平台,几张照片,几十数百文字,手指一点,就像花开,引来无数蜂蝶。花的海洋很精彩,可是我,总觉得它外表鲜亮,气质不佳,且很不安分,越来越功利,与我内心愿望有距离。我与微信,就像一对天天吵吵又夜夜睡睡的夫妻,出现了矛盾,别人看到的只是我俩呆在一起时的笑容,却看不到笑容背后的纠结与苦闷。

我想与微信离婚,可是,一时下不了决心,离不了。

我与微信已是三婚,按时尚说法,微信是我小三,在N多年前,我与它结了婚。我的初婚是博客。

07年的时候,我与博客处上了对象,谈了一小阵恋爱,便闪婚。我属于晚婚,已经有太多的人与博客结婚,生儿育女。那个时候,与博客谈恋爱、结婚是很光鲜的事情,博客能够看上我,能与博客成家,说明我的条件也不差。看到博友们儿女一个个长大、出息,我也努力着,让自己的子女呱呱诞生。呵呵,自家的孩子就是好啊。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没涉及博客,我才有机会多生快生,生出一个大家庭。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日子,被一个叫微博的打破。后来我才知道,微博是博客的妹妹。微博的人脉圈子很广,它所联系的人我大多不认识,他们来自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微博还很会体贴,它知道写长文费脑子,就定了个不超140字的规矩,将懒得动脑的人们迷住了。我也被迷住了,让微博当了我的二奶,后来与微博结了婚。

自从与微博打得火热后,我开始疏远博客。博客很宽容,从来不发火,只是默默等我回去。说实话,与微博好上的日子里,我心里还是有博客的,时常回去看看,偶尔发几篇文。但微博会撒娇,会作,它生生地拖我回去,让我呆在它的身边。

后来有一天,我碰到一位曾经同在博客玩的朋友,他问我开微信了吗,扫一个。扫一个?扫什么?文友大笑:你还不知道啊!听了介绍,我才知他已经与微博离婚,与微信结婚了。微信会有那么好吗?我也忍不住,去试试。

微信的人脉圈子没微博广泛,它一般只与熟悉的人建立关系,这似乎更合我口味。我与博客好上的时候,就是不追求人脉的,我只是玩自己喜欢的,不太在意更不刻意追求热闹。微信还很灵活,不像微博只能限制在140字内,害得不太会精炼的我常常为删减文字烦心。微信乖巧得很,从无字到N多字,它都接受。微信还有其它功能,譬如发照片、建小圈子等等,都是很好用的。我理解文友为什么甩了微博而与微信结婚了。

我与微信相处得很小心,因为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不能再像与博客那样闪婚,也不能像对微博迷恋得那样深,第三次婚姻要慎重一点。微信似乎也不着急,就这样与我平稳相处着。

有一日,我通过微信分享了一篇原创作品,引来一片赞美。其实我懂,有些点赞连网址都没打开,只是向我“讨个好”,送个顺手人情;有些点评只是择已喜欢的一点议了一议,而非点到作品要义,但我依然很满足,因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同事,甚至亲人,我更在乎这些人的评价,而非微博里天南海北的陌路人。我的虚荣心迅速膨胀,悄悄爱上了微信,微信也接纳了我。

微信做了我的小三。而博客,依然在默默等待。

与微信结婚那天,我上传了漂亮的首页图片,更换了我的微信头图,给婚房精心布置了一番。我与微信过上了甜蜜的日子,坐马桶上、睡前靠在床头时抚摸微信,朋友聚餐时、走路时也时常想念着微信,情不自禁地与微信互动。

我发现,有那么多曾经与我一起在博客里过日子的朋友们,都被微博后来是微信迷惑去了,他们也都甩了博客,在微博处后来又到微信处安了家。

日子久了发现,微信与博客不一样,微信更喜欢热闹甚至喧哗,将我变得越来越浮躁越功利。回头看,我与微信生下的孩子,虽然量多,但体质很弱,它们要么性格飘浮,要么好动症状,没一个能够沉静地娓娓地说清楚一件事。从某种程度而言,微博是妖怪,微信则是妖精,狐狸精,与它们在一起,重在刺激,缺少内涵。

我在纠结中过着与微信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想念博客。

后来,我悄悄溜回博客,偶尔发点文字,算是给博客送去一点礼物。博客不说话,也不客气,默默收下。博客一直这样实在,它没有妖怪和妖精们那种妖艳,它属于真正过日子的。

可是,我已与微信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时无法切割,也不舍切割。结婚容易,离婚难哪,经历了才知如此。

想与微信离婚,与博客再婚,等待时日。很向往那种,泡上一杯热茶,安静地,在博客里码字,不求人串门,不求人点赞,做我想做的事。

我的曾经在博客里同玩,如今也迷醉在微信里的的博友们,你们可想念博客?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想与微信离婚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