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小小说)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倩儿住院了,得了肠癌。父亲从山里赶去看女儿,倩儿微笑着说:“爸,瞎想啥呢,我是肠炎。”

倩儿做手术了,父亲急得一早就去公交站等车,赶去省城医院。看女儿憔悴的样子,父亲叹气。女儿朝父亲笑笑:“爸,别瞎想,我真是肠炎。”

父亲回家没吃晚饭。母亲说:“倩儿从小实诚,没说过谎。”父亲呼呼地抽烟,不说话。

第二天一早,父亲去了村卫生所问医生,医生告诉他,严重的溃疡性肠炎确实需要开刀。父亲又问:“那肠癌呢?”

医生说:“肠癌当然需要开刀了。”父亲惊了一下,走路连腰都伸不直了。

倩儿又住院了,化疗。倩儿打电话告诉父亲,去住院复查。父亲又赶去省城,看见倩儿在挂盐水。

“你说实话,到底是啥病。”

倩儿见父亲比前几日瘦了,一阵心酸:“爸,你又瞎想,真是肠炎。”

倩儿拿出一本早期被误诊的病历,上面写着“溃疡性肠炎”。

父亲噢噢着,不说话。

父亲坐车回家。车上有人说他亲戚半年多腹痛,一直以为肠炎,后来发现是肠癌……
父亲又被惊了一下,烟头从嘴上掉落。

父亲回到家里,天还亮着不去下地,开了瓶酒闷闷地喝,喝完去了三个女儿家里。

父亲生了四个女儿,只有倩儿走出山里去了城里,另三个女儿全嫁在自己村里。父亲问三个女儿倩儿到底得了啥病,三个女儿口径统一,都说肠炎。父亲从她们僵硬的表情里读懂了意思,转身落泪了。

父亲生病了,高烧39度,挂了几天盐水不见好转,住进了省城医院,与倩儿隔了两层楼。倩儿下楼去看父亲。

父亲说:“倩儿啊,肠炎不要紧的,你好好养病,管好自己。”

倩儿的鼻子一酸,赶紧抬头,假装看盐水袋。

父亲又说:“你太累了,以后要好好待自己,别老想着爸妈,我们好好的没事。”

倩儿真的控制不住了。“爸,我去方便一下。”头转向卫生间,将水龙头开得哗哗响。

倩儿的眼泪哗哗流,哭得直不了腰。

父亲听着哗哗的水流,扯被子盖住了头。

倩儿稳定了一下,回到父亲身边。

“爸,你好好休息,我先上楼吃药,晚上再来看你。”

父亲在被窝里点点头。

倩儿走了,父亲起床,擦干眼泪,扯掉了盐水,决定回家。

父亲扛了把铁锹走进山里,在山坡上开垦了好大一块地。

父亲打电话:“倩儿啊,爸问过医生了,肠炎不要紧。你好好治病,病好了回山里种地。城里空气不好,山里是你的根基……”

倩儿嗯嗯地点头,叭叭地落泪。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座山,稳稳地立着。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瞒(小小说)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