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梦:抬头是你,俯首也是你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蝶 梦》

云儿终于挣脱现实的羁绊,踏上了她梦想已久的云游之路。二十年职业奋斗的成果,最终还是没有拴住她追求信仰和梦想的心。

在她起程的那个初冬之夜,我梦见了庄周,还有他梦中翩然飞舞的蝴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周欤?”这是我和云儿特别喜欢的一个梦之经典。现在,她宛若庄周梦中的蝴蝶,轻盈自由地飞起来了。

云儿是我从儿时一直到大的密友,我们有着相似的生活轨迹和炯然不同的性格,用她的话来形容,我们俩就是一个双子座,有一颗共同的心和两张不同的面孔。

和许多同年代的幸运儿一样,我们无忧无虑地读大学,毫无悬念地毕业参加工作,顺理成章地恋爱结婚,无比幸福地养育后代。

但不管韶华如何流逝,也不管角色如何转换,我们学生时代的约定从未被遗忘过:破茧成蝶,拒绝平庸。

因为这个约定,我们的生活处处“群蝶飞舞”,洋装上的蝴蝶结、项链上的蝶形坠、阳台上的蝴蝶花、甚至电脑和手机的屏保图案都无不泄露着我们内心的蝴蝶情结。

因为这个约定,彩云之南和天涯海角都留下了我们追寻蝴蝶的身影。然而,三亚的蝴蝶谷人工痕迹太重,大理的蝴蝶泉则早已蝶去泉空,令我们满心怅然,西双版纳倒是留下了极美的印象。在那片阳光和雨水都同样热烈的土地上,总有满目形态各异的植物在张扬着奇特张扬着生命;总有一方古朴宁静的傣族村寨在默守着历史默守着绿色;总有一群热情奔放的年轻人在炫耀着歌舞炫耀着快乐。这是蝴蝶的家园,那么清新、灵动而唯美,令我们的寻蝶之旅充满的惊喜和感动。

在那里,我神奇地邂逅了一只蝴蝶,一只翅膀上橙白两色相间的花蝴蝶,它一度追随着我,久久地不离左右。云儿说,看着蝶儿和我嬉戏于花木之间,那一刻她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不知蝶儿是我,还是我已成蝶?那天的我,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背着一个橙色的背包,和那只蝶儿的颜色竟然一模一样!我说,它定是我前世装点云鬟的一朵花儿呢,为了今生的约定化蝶而来,多么美丽的缘份啊!

我们就这样迷恋着蝴蝶,并向往着每一个蝴蝶纷飞的地方。

如果说庄周梦蝶体现的是人类无拘无束、天真烂漫的本性,那么我们除了有着对这种本性的追求之外,还渴望着能用今生的岁月实现“破茧成蝶”般的神奇蜕变。在蜕变中远离平庸,在蜕变中实现梦想,这是每只蝴蝶一生唯一的机会。而我们,只要愿意,就可以拥有无数次的蜕变,每一年每一天,乃至分分秒秒,都可以。

“有了这样的信念,时间会变得慷慨起来,因为你是认真的虫子;有了这样的信念,困难会变得可爱起来,因为它是成就你的茧子。”这是我和云儿共同创作的励志铭,我们相互鼓励着,不懈怠、不放弃。

在寻梦的路上,云儿已经比我走得更远了。她彻底放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重拾单纯本真的人生追求。她说:有梦想的心可以飞起来。

我完全相信。

刚收到她发自雪域高原的一条短信:喜欢阳光把云的影子映在山涧、河流、草甸、湖泊。我就是云儿,所以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抬头是我,俯首也是我!

我笑了,为云儿的无拘无束、天真烂漫;也为自己,可以在拘束的生活中拥有自我超越的信心。我们都在坚守最初的约定。

(此文发表于2008.12)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蝶梦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