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鼠在成长之:书生儿子与野蛮父亲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一周的绵绵春雨终于在周五这天停止,正在午后的阳光里憧憬下午接儿子回家的喜悦呢,小家伙的手机短信飘然而至:“妈妈,来时可不可以帮我买盒德芙香浓丝滑巧克力?另外,爸爸有没有生气?”

呵呵,儿子在本周参加了学校初一年级数学和英语奥赛班选拔赛,酷爱数学并一心一意想通过考进数学奥赛班以证明实力的他,却偏偏再次失利,而是被他不感兴趣英语奥赛班录取。虽然昨夜已在电话中表达了我们的理解和安慰,但历来顺从于父亲威严的儿子还是心存顾虑:严厉的父亲会不会在见面时爆发他内心的失望与不悦?

每当父亲让他感觉不安之时,儿子总会乖巧地寻求我的帮助,或探听虚实,或渲泄情绪,或曲线沟通,他知道妈妈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探子、港湾、和事佬,思量一番之后,我决定直接把儿子的信息转发给他老爸。

很快地,先生回信了:“他牌子蛮足。我刚好在想他,既然是天造的人才,还没到他闪光的时刻。”还好,情绪平稳,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添加稳定剂:“是啊,好的心态或许才是儿子健康成长的黑土地。”另一方面安慰儿子:“爸爸没有生气,因为你已经很努力了。”

接下来,我继续发挥智能中转站的功能,把儿子的信息原原本本地转发给先生,而把先生的意思经过修饰之后再转达给儿子。有的时候会反过来做,过滤掉儿子情绪化的过头话,尽可能把他的本意和好意正确反馈给先生。这么做虽然是“促和谐”的需要,但还是感觉有点心虚,明显的信息不对称嘛,如果儿子知道真相,又该为我的“双面间谍”行为而生闷气了。先生在盛怒之下公然出卖我,这可是常事呢。

“我是有不足,不过希望他高兴。”儿子回信息了,咦?我怎么感觉他是在有意利用我这个中转站呢?那就顺水推舟好了,转发!

“他恐怕与生俱来地带有前世的智慧,说话的沉稳与年龄不符。”收到先生的回复,一边想像着他说此话时的斗智斗勇状,一边安慰儿子:“不用担心,爸爸也希望你开心哦!”然后再进一步提醒先生:“别小看他就对了。”

满以为先生在重新评价儿子的同时,会反思“钢铁是霸蛮炼成的”与“以人为本”的理念冲突,也会反省自己以前对待儿子的过激言行,没料到他居然本性不改地回了一句:“照样找机会打!”真是晕啊!

儿子没有再回信息了,他应该是在安心地憧憬美味的巧克力和周末回家的幸福了吧!这个有着近十年寄宿生活经历却对家和父母有着特别眷恋的小家伙,依然保持着那份单纯的赤子之心,他会认真地担心忙碌的父母是否安好,也会认真地考虑自己的前途将何去何从;他会因一次考试的失误而深感愧疚,也会在一次次的失利中越挫越勇;他在敬畏之中亲近着他的父亲,也在放纵之中依赖他的母亲;他有时会像成人一般地沉稳,有时又会像学龄前儿童般地天真;他可以这会儿像是孔子的学生,那会儿又成了奥特曼的徒弟……他在不断成长着、变化着,然而,却仍然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或许这就是母亲的心,总是用包容的态度去对待孩子的每一段成长过程中,总是用温和的目光去关注孩子的每一种生活感触;总想用期待的灯火照亮孩子的探索之路,总想用快乐的旋律感染孩子敏感的心。

虽说在儿子叛逆的时候,先生的权威是不可缺少的坚强后盾,然而此刻,面对他在家庭教育中似乎永不言休的“暴政”,我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回敬了一条短信——

“书生儿子与野蛮父亲!”

后记:今天是儿子满十二岁半的日子,晚餐后先生特意让儿子在爷爷的陪同下去花园挖回几枝爬山虎,并亲手精心种植在儿子窗前的阳台上。他悄悄对我说,希望儿子如蓬勃的藤蔓越攀越高。野蛮父亲此刻温柔无比,或许粗暴有时也是智慧的另一种化现?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小鼠在成长之:书生儿子与野蛮父亲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