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快乐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今年和煦的春风里,充满了文学的味道,如那一夜间忽然盛开的桃花,怒放出几个季节的期盼。

首先,是父亲四十多万字的《百年家事》一书,在经历了五年的酝酿、写作及反复补充修改之后,终于由香港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年逾七十且高度近视的父亲,在一千八百多个与电脑为伴的日子里,以他不凡的智慧和毅力完成了一件极为重要的家庭大事——将张家一百余年的变迁如实、详尽的记载下来,展现了家庭随朝代和社会变迁而改变的真实历史。

虽然艰辛,但父亲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对祖宗的敬仰、对父母的孝心、对儿女的责任,对生活的感恩在书中得到了完美的诠释。更为重要的是,家族的传承将从此延续,使后辈们能从这本“有人有事有感受有思想的家谱”(引用自谭士珍先生所作序)中,找到自豪的理由和继承的根本,以及把祖德家风发扬光大的责任感。

读过此书的朋友们都赞叹不已,一位曾经连文学爱好者都算不上的资深电力专家,却把一部家事写得如此气势恢弘、荡气回肠、感人至深,在文学殿堂中留下了厚重而生动的一笔。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来长沙看过这部书稿后说:“这位老先生理好,文也好。”是的,不仅文理,还有为人的风骨处世的风范,父亲一直都是我们的楷模。

传承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父亲写作的五年,也正是我儿子从八岁到十三岁快速成长的五年。读了爷爷的家史初稿以后,他有感于爷爷年幼时在日军侵华时期的经历,以及祖爷爷率军抗日的英雄故事,写下了《爷爷的九岁和我的九岁》一文。在描写祭祖时的感受时,他这样写道:“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我相信祖爷爷和祖奶奶在天上一定很快乐。而爷爷炮火连天、兵慌马乱的童年,则让他懂得了什么是幸福和美好。

从那以后,写作的艺术与哲理开始在儿子的文章中显现。谈人生,他说要用有限的时间来完成自己无限的追求;谈理想,他说生活因理想而精彩、精彩固拼搏而永恒;谈父亲,他说生活像一首诗,而父亲就像是《诗境浅说》(俞陛云著)……前些天,儿子很认真地告诉我他正在写一本书,他的一个好朋友受其影响也开始效仿,看来这位班级才子的感染力还不小呢!我在心里默默祝福儿子:把握理想的春天,人生将处处春意盎然!

我总相信,一个能写出好文章的人,他的眼光是独特的,思想是深刻的,心念是清静的。就算是一个平庸的人,也能在高尚文学的熏陶下得以升华。因此,无论对已还是对人,我都怀着同样的期许:关注生活、记录感悟、珍惜人生。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享受着这样的追求。

上个星期,在一个难得的晴天里,约了儿子的小学班主任黎老师小聚。虽然儿子已经念中学了,但对教育的共识使我们的关系以朋友的方式延续了下来。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从教子心得到个人近况,话题最终还是落到了写作。在她当任儿子班主任的几年当中,我从学校网站的家校互联平台了解了黎老师的敬业精神和文字功底,不管多忙多累,她都会在第一时间上传班级一周的情况总结,并且颇有文采。对于这些住校的孩子们,她倾注了母爱,并在家长和孩子们之间充当着爱的天使。如她策划的《爱的诉说》主题活动,就促使平日忙于工作而无暇顾及与孩子交流感情的家长们,真正静下心来用文字表达心底的爱。家长们很配合,我知道那是因为感动,被老师的大爱所感动,而那些或长或短或朴实或华丽的爱的诉说,在班会上被黎老师朗诵出来时,孩子们落泪了!

我特别感念于她的良苦用心,可以说,没有她的促成,就没有《让孩子在国学中成长》一文的发表,就没有我对儿子学习国学的及时总结与全面思考,就没有机会认识那么多有共识的朋友。面对写作,人们总有太多理由去放弃,而黎老师真诚的认可与鼓励,却让我找不到任何放弃的理由。

让我感触至深的,还有一位朋友。去年,他开始着手一件他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事情:重建老家祖屋。虽然历尽波折,但有他思考出的N条建房理由的支撑,最终还是克服重重困难,进入施工阶段。也许因为这是一种难得的生活体验,也许因为这于他的家庭具有特别的意义,也许因为这次他内心有太多的感触,也许……不管怎样,他居然萌发了写建房日记的念头,更让我颇感意外的是,他居然还能把那么繁杂琐碎的事情写得主次分明、生动幽默,充满生活气息和情感色彩。我被他的文字吸引了,感动了,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段:“父亲70多了,仍然有很多美丽的梦想,但我感觉有个梦想是藏得最久的,就是要留住这块地!前面几十年是家庭身体的守护,后面几十年是心灵的守护。要他单独完成这个守护恐怕是困难了,近三年我在努力接过这个守护的责任。”

我真心期待他的写作能有始有终,房子是为父亲而建,文字是为后辈而留,而建房过程中的种种体验,都会因写作而变为充实与快乐,这个过程,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平实的生活、真实的记录、善美的表达,这应该就是文学创作生命力的源泉吧。我们都可以赋予文学以生命力,文学也可以赋予我们每个人至纯至美的享受,这于我而言,可以说是生活最大的附加值。

当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文学激活,写作便成为一种快乐,一种如诗经般思无邪的快乐。

(此文发表于2009.04)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写作快乐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