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壶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忽然又想起了那把早已破碎的青瓷壶,在这个即将走进温暖却依然微寒的春夜。如同想起一位今生不可能再次相见的儿时伙伴,一丝痛楚的忆念过后,思绪便开始在浓郁的无边夜色里涣散。

那是一把很小巧的青釉梨壶,宝珠纽盖、圆腹、弯流、曲把、矮圈足,正合适握在我小巧的手掌中。深兰而有些灰淡的瓷光透露了它年代的久远,壶身上绽放着的那枝红梅,总让人徒生“几生修得到梅花”的感慨。

据父亲说,在我两岁多的时候,他就常用这把壶喂我喝水,因担心壶盖摔坏,便用一根红棉绳很细心地将壶盖和壶身拴在了一起,这倒是很符合父亲的性格:细腻到极致!但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却没有这把青瓷壶的影子,或许是童年几段寄人篱下的经历,中断了我在父母身边的生活,同时,也离开了这把壶的缘故吧。直到我成家以后,父亲才慎重地将这个小古董交给我保存。

那时的我只喝白开水,对茶毫无感知,因此对于这个盛茶的器皿也就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更没来得及去打听它的身世和来历,以及与我成长有关的故事。就这样,它静静地在餐厅的玻璃柜中黯然神伤了好几年,然后在一次意外中随轰然塌落的玻璃隔板支离破碎。

那一刻,突然很想哭,不是为满地的碎片,而是只为这把曾陪伴我幼年时光的青瓷壶;

那一刻,我小心翼翼地拾起这把破碎的青瓷壶,分明感觉到了父亲慈爱的双手曾经留存于壶身的体温;

那一刻,当我恍然大悟,却已经永远错过了与这把深藏了许多故事的青瓷壶共享宁静、品味人生的机会,一扇追寻亲情往事的大门也顿时砰然紧闭。

没敢告诉父亲这把看着我长大的小古董已经破碎了,也没有再去追问关于它的故事,怕看到父亲惋惜的神情,也怕自己会更加地心痛。

后来,我爱上了喝普洱茶,告别了简单平淡如喝白开水的日子,生活便在茶香缭绕之间一层一层展现出了更丰富的内涵。

再后来,顺理成章地,爱茶的人也爱上了沏茶的壶,一把、两把、十几把、几十把……无比神往地要当“百壶阁”的主人,曾经那个用青瓷壶喝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一个真正懂得用好壶沏好茶的女子。

品茶赏壶的时候,也会偶尔想念那把青瓷壶,想念它质朴的深兰色,想念它乖巧的模样,想念它身上寂静的红梅,还想象着父亲曾用它喂我喝水时的情形。谁能肯定,父亲一次无心的选择不会种下多年以后我爱茶悟道的种子呢?

因为一次失去,而更加懂得珍惜;因为一次破碎,而开始走向圆满。事物在成、住、坏、空的过程里不停地流转,不会随我们的情感而改变轨迹,而我们的情感,却可以在随缘的境界里被点化成快乐。

思绪至此,心渐释然。记忆中的青瓷壶,因拭去了过往如尘的杂念,而闪耀着清亮的光彩;那份不管时空如何隔绝都始终如影相随的浓浓父爱,也在此刻翻涌如潮。

(此文发表于2009.05)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青瓷壶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