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玩石:一个外行的说三道四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也谈玩石》

我算不上一个奇石爱好者,只因家有石痴和几乎无处不在的石头,并且常需被动回答一些诸如“老婆,帮我看看这块石头怎么样?”之类的问题,对奇石也就比别人多了一些关注和耳濡目染的机会,但无论如何,我至今还只是个时常凑凑热闹的外行而已。

外行也会有外行的感受,感受积累得多了,也就忍不住想说出来。

首先想说说石头。原先对这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如果说现在偶尔也会对美丽奇特的石头产生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那是爱屋及乌的结果。在看似漫不经心的日子里,那无数次不经意的一瞥,其实已于不觉之中守望成为缘份。

记得去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在家来去之间总感觉书房石架上似乎少了样什么东西,仔细一瞧,真的是少了一个戈壁石小品——我最喜欢的芦花鸡!于是很没气质地大呼小叫起来:“我最喜欢的芦花鸡呢?到哪里去了?!”老公赶紧进来交待说:“今天它被石友相中,交换走了,怎么了?”“你……那是我最喜欢的一块石头啊!你……”我急得语无伦次,两眼喷火,估计老公长了九个脑袋都不会想到,一个理性的旁观者居然会为一块小戈壁石如此抓狂。在短暂的不知所措之后,他露出了重色轻友的面目:“别急别急,我再把它交换回来就是了!”听他这么一讲,我表面上平静了,但心里还别扭着: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卖了我的芦花鸡,可恶的家伙!老公满脸无辜地说:“从没听你说过你喜欢它啊!”“是啊,你不拿走它我哪会知道自己这么喜欢它嘛!”面对女人的逻辑,男人往往只能无语!

生气归生气,为了老公的面子,我最终选择了随缘。可过了些时日,老公还是霸得蛮耐不得烦地用其它宝贝把我的芦花鸡交换了回来。虽然感觉很愧对他的石友,但手捧这只圆润饱满、憨态可掬,像刚从黑芝麻堆里打滚出来的小家伙之时,我的内心还是溢满了失而复得的激动与感动。

我对戈壁石是情有独钟的,尤其是小戈壁石。这种偏好应归结为女人纯感性的流露。

第一次做跟屁虫去石展,便一下子被那些花花绿绿、形态各异、剔透得极为含蓄的小戈壁石吸引住了,花20元一枚的价钱买回一堆,虽说贵得有点离谱(后来左旗的朋友送了更大的一堆给我),但至今从未后悔过。从陆续收集到的小可爱们当中,我发现小石头也会有自己的缘份——长相特别相似,于是挑出来配成对儿,还真可谓是天仙配呢,有花生对、鲸鱼对、海参对、奇异果对……它们骄傲地成为了我家最天然、奇特和可爱的小装饰。

相对于水石的阴柔而言,我更欣赏戈壁石的阳刚,就像男人,有种沧桑之美、力量之美。它们历经亿万年飞沙走石的刻划,却坚忍地目趋完美,完全吻合了女人对男人硬朗品格的遐想,怎能不令人心动呢!

这就是一个外行对石头的喜爱,说不出深奥的道理,也没有功利的动机,喜欢就是喜欢,如此而已。

偶尔也会顺手翻翻案头的奇石书刊,赞叹的总是石头本身,而非人们煞费苦心配置的一切附件。所以,关于石头的玩法,我也有话要说。或许是应验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玩石迷得太深了也会本末倒置而不自知。有次拜读了台湾赏石刊物上某藏家的作品分析,铭:智障源于绝缘。图中,一个沉思状的坐石旁边,放置了三个用于电线上的、陈旧的瓷制绝缘体。图片下方则配有一段关于该创意的文字说明。自认为国文及IQ都还过得去的我,几乎绞尽脑汁才似懂非懂地理解了图文想表达的意思,其复杂、晦涩之程度可想而知。我简直有点愤怒了,这叫“愤怒源于智障”。我想,李白作诗,首先要让河边洗衣的老妇听得懂,所以才有了流传千古的经典之作。玩石或许也该如此,返朴归真才是永恒。

谈玩石还免不了要谈玩石的人,这是一个有趣而单纯的群体(当然不包含那些不诚信的以石谋生和故作风雅之士)。真正意义上的玩石之人,在我看来,一是要爱石,能把爱石凌驾于爱钱爱权之上,此乃“格物”;二是要懂石,除了了解石头的出生和特性外,还要懂得它们的感受及善待它们的方法,此乃“致知”;三是要以石修身,通过玩石而断除一切不良嗜好和习气,让自己配得上与大自然的精灵为友。当然,如果还能以石为媒,感召天下石友为人类与自然的和谐而持正念善行,那便成就了玩石的最高境界了,呵呵,这也算是一个外行的梦想吧!

谈过石头、谈过玩石之法、谈过玩石之人,作为一个外行,忽然有些惶恐起来。为了免遭非议,还是赶紧打住为妙,但还有四条建议我不得不提:

第一条:玩石也能玩出志向,因此别为“玩物丧志”而困扰;

第二条:石头无论真假优劣,能得清净心才是根本;

第三条:像欣赏石头一样地欣赏爱人,也像照顾爱人一样地照顾石头;

第四条:别太过分张扬你对石头的情感,当心有人“挟石头以令石痴!”

说三道四完了,搁笔,继续给石痴做饭去。

(此文发表于2009.05)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也谈玩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