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心的主人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做心的主人》

几年前的一个深秋,曾偶遇一位来自雪域高原的年轻僧人,他十三岁出家,当时已在佛门修行了十三年。由于他通晓藏汉两语,我们之间的沟通几乎没有语言障碍。

  “何谓修行呢?”简短寒暄之后我直接发问,提出了这个不少人想了解、却又鲜有机会可以如此直面了解的问题。

   年轻僧人专注地听完提问,把纯净的目光移向远处,几乎是不假思索、淡定而简洁地回答道:“修行,就是做心的主人。”

  他接着进一步阐述,如果不进行修持,人们的心就像无主的野马,四处漂游,为所欲为。而修行,就是要给这匹野马套上缰绳,并将它驯服,做它的主人。我们的心将因此而获得宁静与自在,最终通达涅槃寂静的状态。

   每次想到这番话, 曾经那道斜阳里他干净的面庞、柔和的神情以及智慧的目光,都依然清晰而生动,一如眼前。那一句“做心的主人”也成为我每一个心灵暗夜里令人振作的光芒,如玄妙美丽的极地之光,于漫漫黑暗中提示冰封的万物,在另一个方向,太阳依然存在,只要忍耐和等待,它终究会在你翘首以盼的地方升起来。

   对于“涅槃寂静”,惯用常识的我们是难以理解的,因为它原本就不是根植于常识,而是根植于智慧。但我们对于宁静与自在,却应该不乏体验,这也是注重内心感受的人所希求的,只不过,或许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懂得该如何去拥有。

   生活中的不如意常给我们造成紊乱。贪婪、憎恨、怀疑、傲慢与执迷不悟便会在不觉之中控制我们的心,让我们在负面情绪里苦苦挣扎。美国前资深航天计算机工程师、著名心灵导师格雷格·希雷登在他的《无量之网》一书中说过:“将生命中的起起落落归咎于外在的原因,或许是我们世界观里最致命的错误。”是的,我们都习惯于为自己辩护,而将错误归咎于他人或环境,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使自己更加远离真相与公正。

   藏地的年轻僧人与美国的心灵导师,用东西方不同的语言诠释了同一个古老智慧,那便是:心才是我们的本体,是我们回归的家园。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告之的方式,一位告诉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而另一位则告诉我们不该往哪个方向去,其实他们所指示的,是同一个方向。

   如果你不太相信他们的话,我也能理解,毕竟“我们的文明已经遗失在行为当中,完全不知道本体是什么。”(引自艾克哈特·托尔《新世界》)

   但我还是要建议你去尝试一下。

   当你愤怒的时候,你能意识到自己的愤怒,并且反问自己:我一定要如此愤怒吗?只要到这一步,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没那么愤怒了;

   当你失望的时候,你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望,并且告诉自己:或许我并没有理由去希望什么。只要到这一步,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失望了;

   当你悲伤的时候,你能意识到自己的悲伤,并且提醒自己:其实悲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要到这一步,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么悲伤了……

   这种意识,就是初步觉醒。

   这种觉醒,让你把心与情绪及一些外在因素区分开来。

   如果你能够做到,你就在回归家园的途中,将成为心的主人。

   哪怕这种回归只有一刹那,也十分珍贵,它将引导你拥有更多的刹那,乃至恒常。

   这些都客观存在着,从远古而至今。或许我们所缺少的,只是去相信罢了。

   (此文发表于2012.04)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做心的主人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阿飞

虽不能十分分青红皂白,却也知错能改,视情义亦重于生命,且拚劲十足。爱上林仙儿是阿飞生命的一部分,理解不了这种爱情,是理解不了阿飞,爱是枷锁,非大智慧,不能解心结。

View all posts by 阿飞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