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佛陀的证悟》:简单身影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简单身影》

读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正见——佛陀的证悟》,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句:“乔达摩佛陀在街上赤足托钵的简单身影,似乎愈来愈不受重视了。”他对于在连精神层面也物质化了的今天,许多佛教信徒热衷于建造金顶大庙的现象深表担忧:“我怕再过个五十年,中国佛教徒会以为大寺庙、大佛像、大僧团就是佛教的全部了。”

仁波切的担忧或许已不仅仅只是担忧了,它正成为现实的一部分,至少我自己以及许多熟识的人都或多或少会如此认为。谈到佛教,首先跳入脑海的直观印象就是雄伟僻静的寺庙、金光闪闪的佛像或神秘的僧人。而且确实,正如仁波切所说的,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个“首先”也就是“全部”了,能进一步联想到“慈悲”和“智慧”的,已经为数不多。如果,还可以再往深处了解……汗颜!自己也是读了《正见》这本书之后才略有所知。

正因为如此,佛陀在街上赤足托钵的简单身影,给予了我忽然的感动。这种感动突如其来,直达心底,却难以言表。缠绕多年的迷雾,于刹那间消散,一个清澈的世界扑面而来。

老子说,大道至简,应该就是这般感受吧。没有繁琐的仪式,也没有费解的经文,更没有深不可及的神秘,一双赤脚、一个饭钵,陪伴乔达摩从一位可以呼风唤雨享尽奢华的至尊王子,了无牵挂地走向寻求生命终极真相的修行之路,并获得证悟。两千五百多年过去,多少主义和思想被埋没于历史的沙砾,而佛陀的教言,却依然在深刻影响着这个复杂的世界,引导无数生命走向圆满。他反对迷信和向外求道,而是用丰富多变的方式与深刻独到的见地,教化一切有缘者了悟这个有形世界的实相,从而走上证悟解脱之路。他是一位伟大的教育者。

现代人最大的悲哀,不是疾病,也不是贫穷与战争,而是深陷于物质主义的魅惑却不想或无力自拔。物质超越精神、精神缺失见地的恶果虽已显现,但求同与妥协心理却阻碍了很多人的觉醒。暂时的自我麻醉过后,痛苦终将在未来某一个时刻更猛烈地爆发。而那时,只有独自承受,即便是至爱亲朋,也无法分担一丝一毫。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这位出生于不丹、集导师和导演于一身的佛教优秀传承者,在《正见》一书的首页如是写道:“献给印度王子——净饭王之子,若不是因为他,至今我还不明了我是一个漂泊的人。”我们,又何尝不是漂泊着的呢?

如果说,对时尚与现代生活也颇为通晓的仁波切能以睿智而风趣的语言,引领你去了解佛陀的证悟之路以及超越概念的甚深见地,那么,我则希望自己因感动而写下的这些浅陋文字,能让你产生亲近《正见》这本书的愿望,或者,也能像我一样,对那个在街上赤足托钵的简单身影,生起发自内心的好感。

最后,我谨引用书中的一个问答,作为文章的结束语——

非佛教徒也许会不经意地问道:“如何才是佛教徒?”

假设你要给他们正确的回答,那么答案就会直指佛教两千五百年传统的基础:

如果一个人接受下列四项真理(即四法印),他就是佛教徒:

一切和合事物皆无常(诸行无常)

一切情绪皆苦(诸漏皆苦)

一切事物皆无自性(诸法无我)

涅槃超越概念(涅槃寂静)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简单身影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