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不断骚扰,遭特斯拉疯狂起诉。

据彭博新闻社4月25日报道,临近国产Model 3 上市,特斯拉针对小鹏汽车的诉讼不断升级。小鹏汽车直指其为“霸凌”行为。

2019年3月,特斯拉指控一名前工程师窃取了该公司自动驾驶仪的机密,然后跳槽到了中国创企小鹏汽车(Xpeng Motors)。特斯拉要求法庭对小鹏汽车美国自动驾驶部门XMotors施压,试图迫其披露2018年11月以来所有与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相关的源代码,除此之外,特斯拉还提出了近30条要求调查的项目。

小鹏汽车美国研究部门XMotors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斯拉的最新要求超出了界限。他们试图从我们的知识产权中搜寻属于特斯拉的技术,并一直致力于用歪曲和含沙射影的方式抹黑我们。” 小鹏汽车和被告工程师否认有过错,也拒绝了特斯拉有关提供更多信息的要求。有关特斯拉关于“披露源代码”传票的听证会将于5月在旧金山联邦法院举行。

小鹏汽车4月25日亦发布一份声明,声明中指出,“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被告:曹光植)”,但是“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针对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

2017年4月24日,此案被告曹博士加入特斯拉,出任首席计算机视觉科学家。2018年12月,曹博士回到中国,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了书面录用通知。2019年1月4日,曹博士辞职后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2019年3月,曹博士遭到特斯拉起诉,称其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按照特斯拉的指控,曹博士于2018年11月将相关源代码库支撑压缩文件,并使用个人iCloud账户创建了特斯拉高级机密信息的备份副本,以备份整个储存库、Ap和神经网络源代码库,包括了超过30万个独立文件与目录,曹光植博士还在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1月3日之间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号断开,并登录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及超过12万个文件。

特斯拉表示,目前该公司至少有五名前员工已经跳槽到小鹏汽车。小鹏汽车这家公司于2017年聘请了一名特斯拉前员工担任自动驾驶副总裁,这名员工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负责监督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当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2019年3月回应特斯拉的诉讼时,他表示小鹏汽车和特斯拉都是行业创新者,企业之间的“人才流动”是正常的。

曹博士于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即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p源代码的文件,但否认了窃取技术机密的指控,并没有将与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任何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并未使用这些数据为新雇主牟利。

小鹏汽车介绍,特斯拉曾于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两次要求小鹏汽车提供更多的资料支持相关调查。小鹏汽车在一份文件中表示,该公司已经主动协助了特斯拉。2019年,小鹏汽车在并无义务的前提下依旧自愿在文案调查早期向特斯拉提供了法证资料与数千页信息,其中不仅包括曹博士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更是允许了特斯拉在法院保护令下接触截至2019年3月21日(即曹博士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小鹏汽车的源代码存储库进行取证。

与此同时,小鹏汽车表示,特斯拉最新的各种需求和行动并没有改变这样的一个事实,即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特斯拉的商业机密被泄露给了小鹏汽车。

XMotors发言人表示:“特斯拉的越权和扭曲行为证实,这只是一次钓鱼,目的是欺凌和扰乱一个年轻的竞争对手。”小鹏汽车进一步表示,过去一年公司配合特斯拉提供了很多文件,但却发现特斯拉现在似乎更有兴趣利用这场诉讼来扰乱小鹏的业务运营,而不是将范围局限在针对曹光植博士的实际诉讼索赔。

由阿里巴巴支持的小鹏汽车是特斯拉在自主驾驶技术领域的竞争对手之一。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楚留香

你大概不懂满怀期待的心酸吧。 眼泪滑落,幸福走了。从此以后,各自天涯。 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的生活,渐渐对爱已经麻木了。 心痛的声音,你听不到,愚昧的我还在等什么呢?

View all posts by 楚留香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