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的那一场暴风雨:有光,就心安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上海.入秋的那一场暴风雨》

在虹桥机场刚一落地,就听接机的朋友说,台风或许很快会影响上海。果真,到达的第二天夜里,今年我国最强台风“海葵”随即登陆,不到十二个小时,上海全城几乎被十级风圈所覆盖,暴雨横飞。人生与风雨,总是这样不期而遇。

“海葵”来袭之前,其实另一场与上海有关的台风已冲击了人们的心——世界瞩目的上海人刘翔,惨烈地摔倒在伦敦奥运的赛道上。那一刻,紧缩而刺痛的心瞬间阴云密布,令人窒息;那一刻,也是神话与风雨的不期而遇,充满了伤痛和无奈。

两场台风,都赶在同一个日子里呼啸而来。这一天,八月七日,正好立秋

入秋的那一场暴风雨,夹杂了太多的情绪。或许,狂风过后,总要有一场昏天暗地的暴雨,来冲刷那扬尘、那妄想、那轻慢、那不知所云的伤害。

被困酒店的一整天,都在听,听风在高楼的缝隙间嚎叫;都在看,看雨在虚空中横扫风的足迹。几十万人被迫转移、航班停飞、高铁停运、地铁限行,大风里,汽车被掀翻、屋顶被吹落、大树被连根拔起…..当我们的脚步被风雨阻挡,似乎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静默之中,才会发现我们精心构建的世界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电视里滚动播出的奥运赛事,有喜乐,更有苦痛。人类在追求极限的过程中,不也是在不断接近超极限的毁灭吗?摔倒在赛道上的不是刘翔一个,为了夺冠而将一生忍伤带痛的更不止他一个。每当一场比赛结束,胜者在荣耀中狂喜,我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去关注那些摔倒的人、失败的人、无功而返的人,在心里默送一份祝福。他们,是这个赛场上容易被漠视的绝大多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刘翔还算是幸运的。

一窗之隔的那个风雨世界,如此震撼,也如此陌生。愣愣地凝望着,耳边总回响起儿子那句诗意而伤感的话:“这风声是刘翔的叹息”,他说这一句时,我们正在即将提前熄灯的夜晚的外滩,听“海葵”临近的脚步,鼻腔里,已是海洋的腥味。

我想告诉同样亲历了台风的儿子,再大的风雨,都会过去的,然而,也很可能再来。这,就是无常,于一呼一吸之间,形影相随,谁也无法逃离。

海葵临近,风声四起,阴云密布。

狂风呼啸, 暴雨滂沱,天昏地暗。

那团气雾般的雨水从楼顶倾泻而下,旋即又被风带起横飞,一波紧接一波。

整座城市的运动仿佛都已停滞,除了雨水无忌的狂舞。

对面繁华的南京路步行街已鲜有人迹了,大街上的车辆也很少。

雨夜的霓虹灯依然闪烁,有光,就心安。

清晨,终于风平浪静,晴色微露。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上海.入秋的那一场暴风雨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