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夏:收拾心情,静待另一个绚烂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写给夏》

夏的温度还在,色彩依旧,裙角还在街边飞扬,但是,它确实已经走了。蝉声弱弱的,似夏离去时隔山的回音。

夏末秋初的那一丝凉意悄然掠过发际,淡淡的忧郁也如此的、有意无意地浮上心头,若隐若现。夏,我的长夏,你真的离开了吗?

我迎着初夏的风来到这个世上,夏,是第一个拥抱我的季节。灿烂的花朵,浑厚的绿茵,蝴蝶与蜻蜓的嬉戏,绵长而不愿离去的白昼,会说话的星群……在这丰满的时日里,可以喧闹,亦可觅静;可以每天换一款撩人的裙装,亦可一袭布衣一双拖鞋懒散到底。

夏,才是我的季节吧,不然怎会如此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心,像是扎根在盛夏的莲,安然而欢喜。这或许是一个错觉,但在这错觉里,我走过春、秋与冬,分明感觉自己只是一名过客,心里念着的,只有那一季夏欢。

夏季的风,吹来低纬度的奔放与欢畅,让坚强,离我们更近。心冷如冰时,它的热度刚刚是好。哭点也随气温而升高,黑夜如此短暂,还来不及伤心哭泣,曙光便已赶来慰藉。多姿多彩的夏日天空,总让我们不由得举头凝望、发呆,抬头间,烦恼自会滑落如荷叶上的水珠。

每个夏季,也都饱含情感。曾经校园里的别离、回家离家的心潮起落、走向新生活的梦想、失落的恋情、远游中的心灵回归,都带着夏的浓浓色彩。我们虽已走出那段岁月,但校园的情感却一轮一轮地延续着,从未停歇,在每个人的心底酝酿成酒,浸透回忆。

不管白天的艳阳如何耀眼,入夜,已是凉风习习。秋天,确已真切地来临,夏季,又怎能挽留?这一次,我决绝地剪掉了长长的卷发,连同慵懒、流连与思念,留在某一片藤影或暖暖的花丛里,留给浪漫的裙袂与痴梦。收拾心情,静待另一个夏的绚烂。

夏啊,让我再轻轻为你念一首诗: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

夏斟得太满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

梦见唐宫

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梦见另一个夏夜

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一闪光的延伸与消灭

以及你的惊呼

我的回顾

和片刻的愀然无语

——余光中

(此文发表于2012.10,标题更改为《忆夏》)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写给夏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