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茶汤(一)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老茶汤(一)》

去年冬天的某个晴日,和老谎沿茶文化街闲逛,迎着微寒的风看到玖溪堂,这个几乎每次路过都不由得瞟上几眼的黑茶店铺,很默契地驻足、转身、拾级而入。

堂主清瘦文秀,着老式布衣,年纪不老,却有几分道骨仙风之势,见到我们,淡淡一笑,算是欢迎。看多了商铺主人献媚的笑脸过度的热情,他的另类显得有点儿张扬。这倒是让我顿生好感,似有一种莫名的轻松。理想中的茶堂就该有这范儿,要不怎能与茶之道相匹配呢。

我们到得早,店里还未升起茶汤与沸水的热腾之气,冷清着。满架满地的各式茶叶堆积着的静与香,已于不觉之中弥漫肺腑。我们是想坐下来品品茶的,堂主似乎了知这心意,请我们到长长的实木茶台前入座,立即开炉烧水,说你们真有口福,昨晚来了贵客,泡了我手头最好的一款老黑茶,要不就先试试这个?

享受完贵客的待遇,茶台两边对坐的人儿已经超越了陌生。寒暄之间,也洞察了对方的心,是否爱茶,是否懂茶。个中感觉决定着下一步该喝什么茶、该聊什么话题。也决定着,这场相遇在生命中的长度与分量。

老谎既爱茶又懂茶,几个回合下来堂主自是不敢小视,能遇到这样的茶客,恐怕也是他心中所期盼的。相见欢愉,边喝边聊,没多大功夫已经换了好几款不同的黑茶,均有特别之处。我们品着茶,听他讲安化黑茶的品种、讲高马溪茶的神秘、讲百年老品牌的往事、讲他做茶的清高个性,谈及之处,无不新鲜。

爱茶却不甚懂茶的我,对于如何品茶,向来拙于表达,又不好坐而不语,便如实相告:“我品茶,说不上什么道道,只要自己感觉舒服就行。”没想到堂主频频点头,极为赞许地说:“正是正是!不管喝什么茶,愉悦就好!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品茶方法。”

我的简单原则得到行家的肯定,不免有些自得。作为喝茶的人,真的需要了解那么多吗?除非你有这天赋或机会,可以顺手拈来、游刃有余,便是乐趣。能说出茶叶上每一根毫毛的分别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那入口的舒畅。与茶相知的程度,只是缘份的深浅罢了,跟愉悦无关。

那一刻,我手持茶杯却有些走神。想到平日里,这种简单模糊的方式,几乎被我用到了对绝大部分日常事物的判断上,确切地说,这其实是懒于评判的结果。我一直费解的是,为什么有些人总是那么不厌其繁地纠缠于细节,不知疲倦地要把是是非非、长长短短分辨得那么清楚,然后让自己掉进对立的不良情绪之中?为什么不花更多的精力去把握自心并遵从它的感受呢?很多时候,我们原本是可以跟着愉悦走的,但评判的习惯,使我们陷入烦恼。

茶汤入口,若有苦、涩、酸等不爽之味,放下茶杯,换一种茶便是。若入口的味儿尚可,就好好地享受它,那一芽一叶,无不是天地之精华啊。

活在这世上,我们无需时刻都那么“非此即彼”地貌似清醒,模糊反而是一种善用。模糊是美,也是善;是包容,也是愉悦。

“愉悦就好!”玖溪堂主说的这四个字,是那个冬日里最暖心的一杯老茶汤。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老茶汤(一)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