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高考,忘不了刚过门媳妇那眼神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一年,公社书记上门,说是让我去报个名儿,只要考上了就可以上大学。

在老父千叮万瞩、老母期盼而焦急的目光护送下,在刚过门的媳妇牵牵衣角,扑扑灰尘的嗔怪与甜蜜中出了门。

那年准确说刚好三十而立,一切都还在计划中。但无论是新婚的喜悦,添丁加口给父母完成他们心愿有满足,心里对放弃学习的不舍还是占据着我的整个身心,整天揣掇着几本破书翻过来翻过去,媳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一会儿问渴了没,一会儿说饿着没,一会儿又自言自语地说去打洗脚水儿。而我那会全然不喑世事,丝毫没理会媳妇的那种,于无声处,羡慕夹杂期盼,甜蜜含着羞涩,窃笑而不敢露齿的情愫。

多年了,当我想起这事儿,心理就别扭得不行,按老规矩,只好站在她安息的老槐树对面,望望满眼的星星。

填表开证明不到一晌就完成了,来自遗传的超自信护送我一路春风,少有的抱起媳妇舞了半圈,足以让她享受半个下午。接下来的日子是一生中最为惬意的,每天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媳妇只有守在我旁边的份儿。因为底子好,一直没有放弃心中的理想,我如愿了,考取了省里最好的大学。全家为此把不足寸的小母猪给宰了,宴请领导及亲朋好友一番。因为自己的夙愿即将实现,我并没有顾及媳妇的一些细微的心理反映与感受,更没有把媳妇原本就不大好的身体放在必要的位置,终身遗憾由此铸就。

那天夜里,黑着,我们那没有通水电,煤油灯下,媳妇赶着编织毛衣。为了第二天上县要赶路,家里人一再要我先睡,兴奋性疲劳让我入了梦乡。现在,我能回想当时的情景。媳妇虽然没读过书,但儿女情长、攀龙附凤的那种还是比较明显地写在她身上。也许她要为我喜悦,也许她为心上人成功而高兴,也许夹杂着一种人为的复杂,怕心上人走了,怕原来天天粘在一起的生活不再,怕家里的精神支柱不在眼前,总之,媳妇在不经意的某一刻,给毛衣起领的时候让针给杂破了腕儿,迷糊中记不清听见一声叫没有,或许媳妇不愿意吵醒梦中的我,也没吭气儿,继续完成了她一生中的伟大之作,为着这件毛衣,也为了留存的记忆碎片,媳妇并没觉得痛,也没有当回事,稍微包着就也睡下了……

我们那是落后的山村,加之我这个书呆子对医理不是很懂,媳妇在不久得了破伤风,不等我看一眼就带着既遗憾又自豪的笑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能让我记起的也就一个眼神,亲人之间、恋人之间、心仪之人最会心的那一浅笑,一般人都不易觉察的,还顺带捎出个不大不小的酒窝。

好歹我还记着这一转瞬即逝的,或笑意,或嗔嗔的娇憨,或在满意与不满意中的糊涂的接受吧。

内容来源于楚芸工作室的博客:想起高考,忘不了刚过门媳妇那眼神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