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那些红杏出墙的王妃们

金庸江湖 华山论剑金庸笔下,那些红杏出墙的王妃们

 

男人的三妻四妾,不叫出轨。披着风流的外衣,还是帅得可以掉渣。女人的红杏出墙呢?那绝对是不齿的行为,还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即便在金庸的小说世界里,该有的三观始终不会有变。譬如,夫妻就该和睦甜蜜;师徒就该上下一心。但不见得,所有人的情感观都没有问题。尤其婚姻方面,毕竟小说背景摆在那里——仿佛,少了一些可以信仰的美好。 

男人的三妻四妾,不叫出轨。披着风流的外衣,还是帅得可以掉渣。

女人的红杏出墙呢?那绝对是不齿的行为,还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今天,说说那些红杏出墙的王妃。请相信,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瑛姑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这首《四张机》,用来形容瑛姑最合适不过。张爱玲说过,不想看到一个聪明的女人跑去结婚。是的,很多问题将会纷至沓来。瑛姑与段智兴,再怎么说也是有着感情基础的夫妻吧?

然而,段智兴与王重阳探讨武学去了。剩下做客的周伯通,偏偏这个傻不拉几的男人能够陪着瑛姑哭、陪着瑛姑笑。女人要的,无非是这些。而且,瑛姑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要搞大了肚子,这个让段智兴情何以堪?没有出手相救,男人的顾虑超出女人想象。

结果?与一灯大师、周伯通结伴终老。也算,命运的眷顾。金庸笔下,那些红杏出墙的王妃们

刀白凤

也不知道,刀白凤与瑛姑谁比谁可怜。毕竟,刀白凤还有自己的儿子段誉。但她的死,带着无比凄美的色彩。瑛姑的孩子没了,但晚年的幸福无与伦比。刀白凤作为摆夷族族长的女儿,嫁给了大理段王爷段正淳。前者,非要一夫一妻。后者,一身风流债。

这就是矛盾的所在,他们的婚姻注定不会幸福。刀白凤也不是甘心忍耐的女子,能够报复的方式并不多。出轨,也算是最极致的一种: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幸好那个是段延庆,换做别人那岂不更加糟糕?段正淳的绿帽,戴着可爽?

结果?陪着段正淳共赴黄泉。段誉,知道谁是亲生的父亲。

只能说,怎么红杏出墙的王妃都是大理皇家的呢?嗯…… 

   
 

内容摘抄自飘雨桐的博客金庸笔下,那些红杏出墙的王妃们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孤城

我的微笑可以感染所有人,却感染不了我自己。 我喜欢你,无关风月。我愿你好,即使后来你与我全然无关。 当情话已变谎话,又何必强求敷衍。 孤独的人就是矫情,听什么歌都像自己。 所谓爱情,不过一厢情愿。

View all posts by 叶孤城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