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尝爱的体验

这是一件真事, 我很同情玲, 憎恶丁, 所以写了这篇文.

在我的印象里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是心地纯洁、天真无邪的,但到了青春期以后就不一样了。我本人也萌发了谈恋爱的念头。

我本来七门功课里只有外语和政治学得很差,政治是没兴趣,已经想放弃了,但外语我决不能服输。于是我以班里也是年级里外语最好的玲为目标。而玲却以我的长项物理为最差。虽说我们是对手,但决非敌人,相反我们的关系还不错。我每天放学送她回家,有是我也会想:她也有车,也不是小孩子,我干吗要送她呢?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每天和她聊天很快乐。于是由此我的英语成绩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几乎可以和她有一拼。她的物理也有了一定提高,只是比我还差一块。这样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班里便开始有人传谣言,说我喜欢她。这话说的事对还是错,我也说不好,我一直那她当朋友看,但却总队她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可我对这谣言以支持否定态度。我们就好像谁也没听到过这谣言一样,我每天送她回家,我们每天聊天。直到有一天……

这天下着大雪,我照例等她回家。但由于谣言的关系,我不是在校门口等她,而是改成了我先慢慢往前骑,她一会儿赶上我。我感觉今天等的时间格外的长,于是停了下来。这是她从我身边飞快的骑了过去,连头都不回。我马上反应过来,骑上车跟了过去。追上她我才发现,她哭了。两道晶莹的泪痕挂在她脸上,再加上挂在她头发上的雪,给人一种凄凄惨惨的感觉。我让她停了下来,正好停在津河边,我让她做到河边的长椅上,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不肯说,硬说没事。我追问:“到底什么事你跟我说吧,兴许我还能帮你呢。谁欺负你了?我替你作主。”

几经追问她终于开口了:“你知道我和丁的事吧?”丁是班里的小流氓,风流的很,交过好几个女朋友了。真能用一个痞子蔡形容阿泰的词形容他“lady killer”还是专业的。前几天他调到玲前面坐了,谁料他竟在大庭广众下说他喜欢她,还经常在副科课上骚扰她(不是性骚扰)。

听说这事后我就跟玲说:“你不要往心里去,别耽误学习。他绝不是真的喜欢你,他肯定是又跟静(丁现任女朋友)吵架了,拿你气静的。”玲和我的看法差不多,所以玲根本没理他。今天的事又跟他有关系,难道……

我不敢想了,于是问玲:“知道,怎么了!?”“刚才,我的车锁坏了,打不开,车棚已经看不到咱们班的了,也没人帮忙,这时丁走了过来,蹲下帮我修车,一会儿打开了,他忽然站起来,抓住我吻了我……”说到这,她哭着扑到我怀里。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说:“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刚才我多么希望你能来就我呀,可是你没有,你好狠心啊……”说着她又泣不成声了。我忙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明天我再也不让你自己一个人下楼了,除了上厕所,什么时候我都要陪着你、保护你。”她又说:“那有什么用,他上课下课都骚扰我,你又不能总在我那待着。”“什么?她都怎么骚扰你了?”“他问我想不想去四楼。”“四楼?那又没人,去那干什么?”“他想和我……和我……kiss你懂吧?”“什么?无耻的家伙!”“还有上次,我早晨来时擦了一点口白,他看出来了,说:‘玲,去四楼吧,我想知道你这口白什么味的。’当时有好多人,都笑我……”“真不要脸!”我打断了她的话。

她抬起头,看着我的脸,也许是因为我的眼睛中充满怒火,她说:“答应我,别去找她。”“Why??”“他会找人打你的。”“我想他看在我练过一年散打的面上不会和我打架的。”“那也不行,我不让你去……”“对不起,这次我不能听你的,放心,我会有分寸的。”她见我执意要去,便不再阻拦。

第二天,也就是放假前最后一天,我把丁叫到厕所,跟他摆名了观点,我看他虽然不情愿,但也答应了,就把他放了回去。后来一想,不行,不能拿她的话当真。会班一看,哈,天助我也,玲旁边的同学调到补差班去了,我抓紧时间想老师提出我眼不好,想到前面去坐。幸亏我的学习不错,是班里的希望,老师怎能放弃,终于成全我了。

当我坐到玲身边时我先向玲微微一笑,又向满脸讶异的丁微微一笑。但我看到玲那令我窒息的一笑时,我想到:“坏了,下学期听不下去课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