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一封情书

我拦阻自己一百次,却有一百零一次理由给你写下这封信,还记得我写给你信的日子吗?在那前一天我去海边徘徊了很长时间,听潮望月时,想到也是在这种海涛潮声,我犹豫着是否投下第一封信,也是在这种环境里领略到当友谊使人幸福时,秋月也如春日般使人温暖。这种日子也许永远成为我内心的节日,虽然这节日到现在只流下回忆给我。

呵,友谊,友谊,它要去竟然和要来一样不容易~~

我永远纪念着那些到现在回忆起来已经千金难买的时刻,有人过了一生,连这一刻也没有。也有人仅仅过了这一刻,已经是生命的永远。

我永远记着那勒住在悬崖上的友谊,为了那份理智,我会尊敬你的。

我违背了我一向任性惯了的感情,我把收拾不起的全部都收拾起。纵马悬崖我是干的,要不是拖下去的不只是我一人,我何惜做一次粉身粹骨的冒险。

我为那份强烈的忧郁和嫉妒,那份感情的自私而难过,我知道心境的恶劣全在于怨人和自怨。我没有权利去叫一个我爱的人不去爱别人,更无权利叫一个别的值得你爱的人不为你所爱。虽然我至今依然不时地痛苦着。

自己酿的酒自己干杯把,不要别人陪,我衷心的祝福你。

你的年轻和纯洁更加明显地让我看到自己的过失,我向你认错,希望解除你由于我的过失而产生的感伤。

我也将永远的记住恩格斯在马克思夫人—燕妮坟墓前的话,“如果有一位把别人的幸福视为自己的最高的幸福,那就是她”。让最渺小的人想最伟大的人仿效。

也请你不必为我担心,我不会消沉和颓废。我很感谢在我之前有割耳朵的狂热凡-高,有曾想自杀过的高尔基和歌德,更有他们不朽的作品,他们让我警觉这感伤的可耻和可笑。

我曾想山色摇落,晚花初菊的日子,我该怎样地不顾牵绊而行?用胸中澎湃的热血,用一腔的誓言,还是用一双铁脚板执着地走下去?

奢望太多了,就容易痛。现在痛已痛了,就任凭忧伤在我心中自由散打化解。以后的日子我也许会让所有的花季雨季的絮语走开,不再相信什么追风逐日舞月光,椰风蕉雨星月海,风花雪月如丝雨,狂放洒脱蝶恋花,不再想诉不尽的该与不该,所有的幻想、茫然和痴念都会随风而去,风过无痕。

我为自己太棱角太跋扈太不会为你着想而感到抱歉,并为这份感情而羞愧,真心愿你自己走下去,忘记我那些不当的怨言和带给你的不快。

当然直到现在我的心里还是有杂念的,并没有做到“君子坦荡荡”。是的,当初我屡叩心扉时,是你一把冰冷的锁把拒之门外,我的心中的花蕾过早地受到了冰雹的袭击,最终带着无限的遗憾和感伤的泪滴凋谢成泥。落荒而逃的日子实在是太苦涩,相互躲闪的不自然则让心积满了懊丧。释放苦痛的途径只有充实自己,学习的知识的熨斗也许可以烫平我心中的疤痕吧。

若干年后,天各一方,历经风雨的我们会拥有更多的自信,而现在或许只有在这个越来越拥挤的现实里保持一段永恒的距离,留下一份对彼此最初的美好。

感谢这单程相思的旅行,让人知道不能为一时的冲动一厢情愿地破坏了好端端的朋友境界。它让我学会了生活中怎样地面对被拒绝后的冷落和怎样地在尴尬中洒脱大气起来。

最后,真挚地祝福你一路走好。

恳请你把我的信一齐烧了吧,不想留下任何的痕迹。

知名不具

草于九月十二日,深夜。

— 椰风蕉雨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