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STA因出身高贵才能保持神秘【蒜茸扇贝的做法】

无肉不欢 甜蜜滋味

关于ACOSTA

我每次说起吃扇贝总是兴高采烈。住在海边的朋友听了不屑:这种东西在我们那里,一堆堆算价,哪像北京还论个收钱。

不管怎么说,在北京这个远离海的地方,扇贝算是海鲜。海鲜,就是比猪、牛、羊肉身价高的菜。所以,我们这地界儿,扇贝是个体面的东东,是个非常正经的菜。

虽然扇贝在北京是脱胎换骨、不再是那种地摊货,可烹饪时却暴露出扇贝的出身实就是和深海的阿拉斯加鱼头不一样——身体里吞吸着的泥沙显露出,扇贝是从恶劣生存环境中走上台面。所以要彻底地、彻底地清洗。

可见,即使得到了机遇转身成了另一个阶层,但是因原本世俗出身而形成的市侩的一些旧干系,却是会随身携带、不太容易自生自灭的,非得是一番痛定思痛的彻底血洗。而原本就是高贵的出身,就少了很多这样的隐患。

所以,我推断,Acosta一定是出身高贵的人,虽然他自己说“高贵与出身没有关系”,但是他一定是居高临下姿态说这种话的——他的出身一定不俗。不然,等了这些日子,这个神秘的人怎么可能不被揭穿身份。

网上闲人那么多,连那个没有照片的“铜须”都被人查到了照片、女友、家里电话,还有春春,就是李宇春,她出名前的那些家常的照片也被人——一定是旧友给翻了出来.

可是这个已经被更多人关注的ACOSTA却依旧保持着那份神秘,还没有一个人能以凿凿证据跳出来指出:他爸爸是做什么的,他妈妈是做什么的,他家就住在哪哪,他小时候的长得不过如此如此、他在哪里读书,他手机号码多少。而一些关于ACOSTA的所谓身世,不过是一些人从照片、文字之中的旁观者猜测,ACOSTA一句“这些照片有的就是周末在长城角下公社拍的”之坦然回应,便灭了那些关于他与老潘关系的议论。而还有些令人瞠目和某人或某人什么关系的揣摩,更是连证据都没有。至少我是不信,起码,连他姓何名何说不来,却能知道和谁谁有关系,也太不靠谱儿吧。

ACOSTA和铜须同被人好奇,却处境迥异.ACOSTA和春春同被人粉丝着,但是遭遇不同。

高贵的出身所牵连出的旧干系也是高贵的,至少,那些人不是闲人,没闲心管这些不利己的闲事儿;又因为本来就是贵人,也就更没有那种闲心来恨他成为贵人太快而非得一吐一些才后快。所以,ACOSTA能如此淡丁地保持着他的神秘居然一定到现在。如果,他不会因为年幼无知时偶然结交过两、三个圈外的朋友,那么他的这份神秘只能由他自己来揭开吧。

买鲜扇贝是要自己亲自清洗来感受它的出身的。省事的话,买那种冰冻的,只要去掉内脏就可以了。

我一定是买来冰冻的哈:)

食材

原料:扇贝,蒜一两头,粉丝
配料:两片姜,黄酒,生抽,如果有蒸鱼豉油或者豉油鸡汁最佳

做法

·我是做了四个扇贝。洗净贝壳,取出贝肉,洗净泥沙,去掉乱七八糟的东西,只留下扇肉和那个红色角角(不知道是什么哈)。

·粉丝用冷水泡软。蒜切成小粒。
·加热油,爆香姜片、蒜碎,倒入一勺黄酒后,改小火后,继续倒两勺勺生抽,如果有蒸鱼豉油或者豉油鸡汁,也倒入一勺。立刻搅匀汤汁并关火,扔出姜片。

·将粉丝用剪刀剪短,放在贝壳上,然后把洗净的扇贝肉放在粉丝上,上碟摆好,淋上刚刚做好的调味汁。

·做开蒸锅,放入扇贝蒸几分钟就可。

PS:关于ACOSTA和铜须,请点开文中第一次出现时的名字,即有链接.不要提问了.俺不回答:)

来自胖星儿的美食分享 ACOSTA因出身高贵才能保持神秘——蒜茸扇贝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洛克小厨神

人人夸我做饭好,我有洛克小厨神。 美食小当家。想吃什么快夸我~

View all posts by 洛克小厨神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