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夏天,我迷失了自己

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叫《天黑黑》。之所以那么喜欢它,是因为那优美的旋律,以及歌词里描写的和我极为相似的经历,“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以为那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然而横冲直闯,被误解被骗,难道成人世界背后总有残缺……”

高三那个水深火热的时候,我爱上了比我大10多岁的郑森,我那时有我冠冕堂皇的理由,“无法承受只有黑白色考试与升学的生活,憧憬彩色的希望与等待。”

我是着了迷的,每每看到他带点邪气的笑,我就想,他是我的该多好!有一天中午,他吻了我,在他的家里,在他的怀里。我顿时瘫了,很久没有回过神来,他跟我说话,我不理,我觉得自己象是在生气,可这是我早就期待的呀?

惶惶忽忽的上了几天课,他没有找过我,其实我清楚自己在潜意识的期待故事继续下去。那天傍晚,我用路边的IC卡电话拨通了他的手机,他很自然,可我却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挂断电话,我有一点迷惑:他为什么那么自然,难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只是我的想象?傍晚是夏季时一天中最美的时候,我一个人蹬着脚踏车,无心欣赏这美丽,有一点凄凉……

没多久,我们很顺理成章的做了情侣,可并没有我当初所想象的那么完美,我们都不希望在一起时被对方的朋友遇到,当我问他在做什么时他总是解释不清楚,我不厌其烦的打电话给他,他却常常忙的忘记对我的承诺。我对他说我想上深圳大学,因为那里离他家很近,他却说:“考不上大学没关系,可以来和我一起作生意”,我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希望我做的事情会使我背离自己一直以来所憧憬的。

全省统测,我的成绩差的离谱。我发现我对他奋不顾身的爱开始有了裂痕。经受了一个又一个黑夜的折磨之后,我打电话告诉他:“我们还是算了吧,我怕考不上大学”,当他又大大咧咧的说:“……一起做生意”,我愤怒的挂了电话。

那之后,他给我打电话的次数前所未有的多起来,他说他这段时间一到半夜就爱打传呼给那些仰慕她以久的女人。我听他说了半天,总算搞清楚了他的意思,他想让我明白,其实除我之外还有很多女人在等他,我提出分手使他大大受挫,而去吃回头草。听了他的话,我竟然感动的哭了,而现在看起来那却是多么虚假的措辞。

结果高考我还是落榜了,没有任何人觉得不正常,好象我只有落榜才是合乎逻辑的一样。颓废了一个多月之后,开学的日子临近了,把好友们一个接一个的送进站台。当我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踱步时,看到学生们背着书包,在自行车上谈笑打闹,我的心象落下去的太阳。忽然意识到我失去了原有的纯真,在不该失去的年龄。

我一个人在黑黝黝的树林里狂奔,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纷繁复杂的树枝树叶夹杂着诡异的笑声。前面有一点很微弱的光,我拼命的去追,重重的喘息着,可是怎么也不能接近,那点光反而越来越远,越来越淡了。黑夜象头凶猛的野兽,正张开它的血盆大口一点点的吞噬我……我大叫着醒了,浑身是汗。

我想昨夜那颗坠落的流星,因该把她忘记。

写了一封信给他:……听过一句话“喜欢就象欢快的小溪,而爱象浩瀚的大海”,若是有狂风暴雨,海洋就会变得凶猛无比,会吞没海上的小舟。而小溪永远都是欢快的,永远都没有危险。而我太弱小,无力应付波涛汹涌的大海,因此没有资格谈及“爱”。

后来我进了补习学校,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准大学生了。回想过去的日子,我庆幸自己最后的抉择!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